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今天是:
 |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图片中心 | 视频中心 | 雁过留声 | 象雄文明 | 雍仲本教 | 本教教法 | 寺院圣地 | 传承上师 | 赤丹诺布泽 | 
文章 下载 图片
 

寺院简介

西藏林芝古秀寺,是雍仲本教敦巴辛绕佛初转法轮的圣地,在本教历史上的重要性同于印度的鹿野苑。

“古秀”意为等身像。 典籍记载,敦巴辛饶佛在此第一次授八关斋戒时,亲手栽下由护法神供奉的与自己等身的柏树,被称为等身树,此树被公认为世界第一柏。


最新资讯

 【身边的典型】僧人阿扎…
 象雄格阔本尊灌顶法会
 阿扎仁波切在西藏伦珠通…
 古秀寺近阶段修缮工作告…
 古秀寺接待内地修学团队
 西藏自治区领导莅临古秀…

视频资料
相关文章
【身边的典型】僧人阿扎…
2018年古秀寺良美大师诞…
林芝磕头修行记
上师阿扎活佛、桃花与我
阿扎活佛驻世祈请文
象雄格阔本尊灌顶法会
古秀寺举行良美大师诞辰…
古秀寺传统火把节举行盛…
古秀宝藏
大雄宝殿新莲足,三十二…
最新推荐最新热门

专题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 雍仲本波 >> 古秀寺 >> 大恩上师 >> 正文
高级搜索
高学历的本教布道者——阿扎活佛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114 更新时间:2014-10-14 21:33:12 | 【字体:

  

中国国家地理 201410期将重磅推出年度巨制#西藏专辑#,带您重新发现这片令无数人魂牵梦绕的地方。编辑部早在一年前便已着手准备,数十名全国最优秀的摄影师、作者和专家团队分赴西藏,倾尽心血而挖掘出的西藏的魅力。在西藏七大藏区选择七位活佛作为代表重点给予介绍。林芝地区则将古秀寺住持阿扎活佛作为本期西藏介绍的活佛之一。杂志社在北京和林芝两地对阿扎活佛进行了此次特刊的专访,借此让更多的人了解真正的西藏本教

 

撰文:傅明  摄影:马宏杰等     

 

 作为一位典型的学者型仁波切,在拿到硕士学位后,来自西藏林芝地区的阿扎仁波切又在攻读博士学位,试图用现代科学的视角与方式来探究本教(也称为苯教)的传承。当然,他带给我的惊奇还远不止这些,比如说他不仅是最早有文字记载的转世仁波切,而且他的转世竟然经过了两次认定……

 

阿扎仁波切 雍仲本教活佛 1978年出生

本寺:西藏林芝地区古秀寺

第一次坐床寺庙(4岁)/那曲地区聂荣县聂荣镇阿扎寺

第二次被认定为仁波切的寺庙(13岁)/四川若尔盖地区达金寺

闭关修行寺庙(18岁)/日喀则雍仲林寺

 

初识阿扎仁波切,是在一家环境幽静的高档会所。在带领几十名弟子诵经祈福后,他盘腿端坐在一张宽大的沙发上,给下面排队等候的弟子一一摸顶、加持。也有会所的年轻服务员不时跑过来,拿着手机与仁波切合影,仁波切也是来者不拒。我看到,在繁琐冗长的仪式中,外表敦厚的仁波切始终面带微笑,平静如水。

 

让我意外的是,自从与36岁的阿扎仁波切结缘,我的松石与珊瑚知识就开始突飞猛进。这位来自西藏林芝地区的本教仁波切告诉我:在本教佛经记载中,黄金代表男人,松石代表女人。而珊瑚可以装饰、美容,早在几千年前,藏人就能熟练掌握珊瑚的药用价值。而这些,也是他在读博士的研究方向之一。

 

阿扎仁波切的一番话,开始扭转我以前对本教的浅薄认识。他说,本教佛经是藏地文化的巨大宝藏,他不仅从中挖掘出藏医药的起源与发展、藏族服饰进化史等珍贵史料,还挖掘出早已失传的藏地圣物天珠的制作工艺。目前,国家已将阿扎仁波切确认为天珠这一文化遗产的工艺传承人。

 

说起来,阿扎仁波切还是一位典型的学者型仁波切。在北京大学拿到宗教哲学硕士学位后,他又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攻读宗教学博士学位,试图用现代科学的视角与方式来探究本教的传承。此外,他还担任中国古象雄文化研究会主席,是重大国家级出版项目《藏文大辞典》的编委,组织翻译了以古象雄文字记录的大量本教佛经,并通过梳理这些传世佛经,整理出古代象雄王朝的历史与文化。

 

其实,阿扎仁波切带给我的惊奇还远不止这些。他是最早有文字记载的转世仁波切,他的转世从第一世占巴南喀大师开始,至今已有3000多年历史,并且一直有确切的文字记录保存至今。每一世仁波切都会记录这一世修学、弘法的事迹,并清晰地授记他下一世的转世预言。这种传承的久远性,在藏传佛教覆盖的地区都是极为罕见的。

   

阿扎仁波切带领弟子诵经之后,在为弟子开示佛法。本教的著作法典也被称为佛经,核心教义是因果法。其中降魔驱邪、消灾祈福、占卜打卦乃至开药治病等求现世平安的方法,都属于因乘(救治一切有情众生的临时法门),也为一般人所熟悉,并且逐渐被藏传佛教所吸纳。本教曾是象雄王朝和吐蕃王朝早期的主流宗教,道场与信众曾遍布西藏及其周边地区,后来由于藏传佛教的兴起,本教的影响才渐渐开始式微。摄影/黄小黄

 

跟着阿扎仁波切转山,我认识了神秘的雍仲本教

 

    从西藏的林芝机场驱车到阿扎仁波切担任住持的古秀寺,大概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位于西藏小江南林芝的古秀寺,是本教在藏东地区最原始的道场。名为古秀寺,是因为寺中有本教创始人敦巴辛饶亲手种下的一株名为古秀的古柏,据说已有8000多年历史。

 

    我来这里,是为了参加阿扎仁波切主持的本教转山活动。确切地说,本教应该叫雍仲本教,也称为新本教,是在以鬼神精灵崇拜为主的旧本教斯巴本教的基础上形成的西藏本土宗教。它曾是古象雄王朝和松赞干布以前吐蕃王朝的主流宗教,道场和信众曾遍及西藏及周边地区。

 

    用转圈表示对神树与神山的崇拜,也是本教重要的仪轨。主持本次转林芝本日神山的阿扎仁波切,特意穿上了本教最珍视的套有红边深蓝色背心的僧衣。深蓝色代表本教修行的最高境界空性,即所谓诸法皆空。在本教信众心目中,著名的本日神山有着无比神圣的地位和加持力,堪与冈仁波齐神山相比,平时转本日神山一圈的功德就可洗尽一生罪孽,转三圈便可改变一生命运。本教认为藏历马年是本日神山的生日年,因此今年转山一圈的功德,相当于平常转山十三圈。

 

    参与这次转山的,不仅有从昌都地区丁青县一路顶礼膜拜而来的本教徒,甚至还有背着孩子一路向上攀登的藏族母亲。对我来说,攀上海拔4500米的高山,代价是心脏几乎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然而,一切不适最终在我登上山顶时烟消云散。抬头是五彩绚丽的经幡环绕,带有雍仲符号的至高点。回望四方,如八瓣莲花般的青峰脚下,尼洋河与雅鲁藏布江冲积而成的三角洲平原正在斜阳下闪着金光。

  

    在本日神山山脚离尼洋河不远的天葬台上,阿扎仁波切与祈麦雍仲仁波切披上袈裟准备做超度法事。传统的西藏殡葬方式——天葬、水葬、土葬与火葬,也都起源于本教。根据逝者出生时对应的五行以及死亡的原因,为其选择安葬方式,以求他的灵魂得到解脱与圆满。超度亡灵时,本教的仪轨是,由主持高僧先鸣响法铃后,依次念招引、祈请、感应文等引请神明来接引亡灵,最后还有诵经、诵咒。

 

 

    阿扎仁波切带领信众转本日神山,在登上本日神山顶后稍作休息。本教转山和转湖的方向,与右旋雍仲符号相同,都是逆时针的。藏传佛教也吸收了很多本教的仪轨,包括转山和转湖,不过方向与本教相反,是顺时针方向。本日神山是本教徒们崇拜的重要神山之一,教徒们为消除罪障及各种疾病,年年按时绕转该山。

 

转世经历两次认定,让阿扎仁波切更具传奇色彩

 

    阿扎仁波切是人们对他的一种习惯性称呼,源于他的上一世。据说他的上一世阿扎·南喀坚赞仁波切是与班禅大师、嘉瓦仁波切齐名的藏地三大仁波切之一。由于他德高望重、深具影响,因此连他住持的道场位于那曲聂荣县的阿扎寺也成为圣地。去西藏的朝圣者流传着先拜阿扎寺,后到大昭寺的说法。

 

    不同于其他仁波切,阿扎仁波切这一世的转世也极为特别,一共经历了两次认定。

 

    第一次是4岁时被认定为雍仲本教吐蕃时期的主要传承者古象雄王朝王子占巴南喀大师的第83世转世灵童。这也是阿扎仁波切的微信昵称象雄王子的来历

 

    从第一世占巴南喀大师开始,每一位仁波切在离世前,授记自己下一世将要转世的时间、地点和下一世父母的名字,以便寻找转世灵童。

 

    “下一世将于藏历土马年在(四川)阿坝郎依寺左边山脚下、两条河流交接的地方转世,父亲叫巴顿,母亲叫吉娜。神奇的是,阿扎·南喀坚赞仁波切写下这些授记时,阿扎仁波切的父母巴顿和吉娜甚至相互还不认识。

 

    关于阿扎仁波切的转世降生,据说也有种种瑞象出现。为此,村里为他的降生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仁波切的父亲甚至亲自登台演唱了一段拿手的藏戏。奇怪的是,父亲唱的那段藏戏,阿扎仁波切从会说话起,居然就能一字不差地唱出来。

 

    村里老人回忆,从会说话开始,阿扎仁波切还能讲出自己的许多前世往事。后来回到阿扎寺,他询问一位曾得到他前世馈赠象牙镯子的老僧:那只镯子还在不在?老僧激动得眼泪直流,拿出镯子来告诉他,还保存得好好的。

 

    那时,村里人觉得小阿扎仁波切讲这些前世故事很有趣,便时常拿糖来逗他,讲一个故事就给他一颗糖。在那个年代,西藏的糖还很稀罕。

 

    另一次认定,是阿扎仁波切在13岁到达四川若尔盖地区的达金寺时接受的。这是源于前世阿扎仁波切与达金寺间的约定。

 

    出于对阿扎·南喀坚赞仁波切的景仰,达金寺曾派出本寺5名德高望重的僧人前往阿扎寺,邀请阿扎·南喀坚赞仁波切到达金寺做住持。然而阿扎·南喀坚赞仁波切说:达金寺我会去的,但不是今世的机缘,我的转世一定会去的。

 

    这一世的阿扎仁波切,果然就顺着机缘来到达金寺。由于阿扎仁波切的前几世中,与达金寺最有渊缘的是江帕大师,因此达金寺认定这一世的阿扎仁波切是江帕大师的转世。

 

    当被送到四川阿坝县的郎依寺接受基础教育时,作为转世灵童的阿扎仁波切受到了严格的训练,别的小孩在寺里学习,一两个月便可以回家一次,而我一年只有屈指可数的机会。那时,我很想爸爸妈妈,很想回家。慢慢地,他学会了忍耐孤独。

 

    16岁之前,阿扎仁波切要通览学习所有经文。而在16岁之后,他则要开始研习小五明、五部大论、大五明、显宗、密宗、大圆满等精深的佛法理论。在20岁时,阿扎仁波切选择在日喀则的雍仲林寺闭关苦修了4年零7个月。

 

    阿扎仁波切站在尼洋河畔的一块大石上,他的身边是本教徒用石头堆成的祈求吉祥的玛尼堆,远处山上隐约可见古贡布王国的遗址。一般认为,本教起源于冈底斯山下的阿里地区。在起源时间上,本教徒认为本教已有1.8万年历史,而学术界则认为是6000年历史。对于这种争议,一向随和的阿扎仁波切也变得『认真』起来:『象雄耳传(象雄耳传即大圆满法门,是古象雄佛法的精华)已有1.8万年,从未失传过,世代口口相传至今。』

 

仁波切的责任:从不提倡为人打卦

 

    “仁波切与一般出家人不同,他有修庙、弘法、为人超度、应人所求、度化他人的责任,因此身为仁波切并不能一味出世修自身,必须在该入世时入世。谈及仁波切的责任,阿扎仁波切如是告诉我。他弘法的目的是,让更多人都有机会接受雍仲本教佛法的正能量。

 

    最近,阿扎仁波切多位弟子纷纷打电话来感谢他,说因为皈依上师,使他们没有迷失在贪欲当中,为他们赢得了人生平安。因为本教佛法的基础教育就是因果法,人们看清因果之后,自然就可以防止贪心带来的灾难。

 

    目前,阿扎仁波切的弟子已遍布中国各地乃至全球,其中不乏政界、商界和娱乐界的许多名流。藏族弟子不需要发皈依证,皈依证只发给汉族弟子,目前已发出3000多个。而汉民接受雍仲本教,则需要有从认识、了解到认可的过程。这也非常考验阿扎仁波切的智慧。阿扎仁波切认为,相比较其他地区,藏民更容易接受雍仲本教,因为藏民对本土宗教天生就有较高的认同度。

 

    提及曾为一些有需求的人打卦占卜的往事,阿扎仁波切说:那些不过是入世弘扬佛法所借助的世间法。我从不提倡为人打卦,因为我们西藏有一句话:命是命,卦是卦。卦未必准,还不如专心修习佛法,认清因果后,自然就能够趋吉避凶。

 

    “弘法的方法一定要与时俱进,这是阿扎仁波切的理念。2013年,他成为较早通过微信公众号弘法的藏族宗教人士,目前该公众号的粉丝量月平均净关注增长率为33.3%

 

    与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很多同龄人一样,阿扎仁波切也有一些颇为时尚的爱好。生活中,阿扎仁波切是个摄影发烧友。他说:摄影也是一种修行,修的是一种定力,一种静。他希望,通过他的相机,记录下他修的庙、传的法以及寻访到的各种与西藏有关的古籍文献与文物……

 

文章录入:红尘法远    责任编辑:红尘法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