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觉悟道
雍仲本波佛教网
www.bonpo.com.cn

最新图文 更多内容
     
 
  热门文章 更多内容
 
     
     
 
  推荐文章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摘译:来自象雄的大圆满
至尊上师丹增南达仁波切开示
生根活佛关于分别教派的慈悲开示
本教《集经》简介
《雍仲业净续》之简介
心髓明点遍布经 藏汉双语版(雍仲…
雍仲本教妙语宝库 七
象雄大圆满——扎陇和幻轮的情况
雍仲本教密宗略义
雍仲本教妙语宝库 六
 
     
     
 
雍仲本教妙语宝库 五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331 更新时间:2015-7-27 16:57:04

 

第五章       本教传播情形

 

第四章我们开示了本教核心护法国王、法王辛的世系出现情况,这里讲本教由沃木岭向各地,尤其是在藏地的传播情形。

 

如《经集》中所说:“沃木岭的本经和后来开示的本法,由六译师从雍仲天语翻译成各地的语言。”在沃木岭由本教祖师所讲的本经和本教祖师圆寂后在沃木岭兴盛的三扎巴深密本教法藏等,六译师在木曲前修学三智,将本法迎请到各自的家乡,翻译成各自的语言而使其弘扬。关于六译师,《经集》、《本续日灯》之说法一致:“修成世系木曲之心智,智慧无比之译师,具有神通足力者,大食木察扎黑、象雄赤托八察、松巴谷护黑理巴勒、印度拉达阿卓、汉地列耽芒布、冲地色托杰仓六位。”是如何翻译的呢?雍仲天语是出自木辛天语,是首都八洲人的语言,由此译成三百六十种语言,其中一百六十四种在沃木岭,一百九十六种在沃木岭被索雪山之外,由这些语言翻译本经。《札象》中说:“整个南瞻部洲有一千种不同的语言,其中三百六十种有本教法。”这样,大食木察扎黑、象雄赤托八察、松巴谷护黑理巴勒三者向大食色邦敦、结尔桑布皮、木左丁日、木班丹、木卡丁、木结巴巴谷雄六位翻译讲授。此六者向象雄的本波牧奎、印度的辛波李夏、克什米尔的辛波扎巴米日坚、托伽地方的辛波巴瓦相相、知夏地方的德里洛加等六位开示并翻译。汉地列耽芒布为汉地的辛波祖拉巴格、巴果比卢杂那讲法,并使其在汉地弘扬。冲地色托杰仓将本法传于格萨尔的昂巴结仁、松巴的木邦色党、藏地的夏日乌青、木雅的结擦卡布等,将本法翻译成各自的语言而使其在各地弘扬。此外,《结尔米传记》(结尔米又名结尔米尼沃,是20世纪的掘藏师)中说:“在赐予本经的木曲大师时,在黑白光明的神殿中,分说内外百藏,我等二十一名持明者,听习智者本续部,使其在十方弘扬,以神变之力使密本在四方弘扬。”

 

 

 

第一节 本教传播的时间地点及传播者

 

一、传播的时间

本教前弘者系因本,《札象》中记载:“本教前弘是诸因本,兴于人寿百年时”,之后出现果本,同书中还说:“果本兴于人寿九十之时”,又《静猛本尊本注》(又名《静猛本尊本注明灯》,是由掘藏师古汝尼泽发掘的伏藏法本。古汝尼泽出生于1136年,被称为发掘过许多宁玛派伏藏法本。)中记载:“因果二本渐次兴于人寿九十至一百岁之时的说法,应该是指译师们在各自的家乡弘扬的因果本的基础上后来得以更大发展的本教”。

 

二、传播的地点

《斯巴续部目录》(又名斯巴续部大目录或目录,是由杰尔没托美于1310年发掘的伏藏法本,被认为是占巴南喀的著作。)中记载:“于是兴起幻化真言本,在东方竹篓背子地以西,兴起本和辛;在北方矮子唱歌地以南,兴起本和辛;在西方天湖九地以东,兴起本和辛;在南方黑熊地以北,兴起本和辛;自上部穹隆俄卡以下,下部松巴岭的金学、扎西勒家嘎地方以下,本和辛盛行”。

 

三、传播者

《声注》中所记载的:“所兴盛的即供奉神灵的神本、村寨中主持丧葬仪式的丧葬本和真实心本”,就是上敬奉诸神、下施食子于鬼类、中为死者举行丧葬法事超度亡灵,对于生者开示心的要义,以使其解脱。

 

第二节本教的传播方式

 

先由大食传于印度、汉地及象雄,后由此三处传向藏地。《德部十万颂》(藏文名为,为本教语法本,由藏地三僧伽发掘,被认为是佛教法本的翻译本。)中说:“自本教教祖圆寂后,其所说典籍传于南方,再由南方传至东方,由东方传至北方”。此处所说的北方即指雪域藏地。在《教乘次第明灯》(与dheg-rim可能是一书)中也记载:“由大食语翻译成印度、汉地及象雄之语言,又由此三地语言翻译成藏语,所以又将藏地本称为‘三译’”。但事实上不仅译自此三者,在“天赤七王”之时,亦有直接由大食语译为藏语的。《本续日灯》中记载:在神子赤赞德之时,琼波达札敦祖、严李西达让、白学张、佐本赤祖灯携带着求法的黄金到过使用不同语言的许多地方,曾到过大食的雍仲古则地方,亲见大食的智者色邦敦、杰尔桑等九译师、九智者及本教师无数,大食的诸辛虽于财物难以满足,但因为是以求本法的原因敬献的,故在敬献了黄金的坛城以后,如愿得赐“秘咒总积要议续三扎巴”,包括大续部八十六、分支续部三百、法品六千万、有关护本修命的法品五百,将这些虎豹皮口袋中的法本装入犀牛皮箱中,由杜鹃、金翅鸟、鹤和鹰四种鸟驮运共有“四驮”,还有属于外续的黑色橛、内续心性见的法品三百六十,共计有鹰的三驮,关于护法神方面的续部和修部的法典有鹤的两驮。总之,本的密法二十八大部从大食本教法地、沃木隆仁、雍仲古则等山,未经过于阗、尼泊尔、象雄等地而直接来到藏地阿里三围,然后在卫藏、多康等地弘扬,严李西达让等四位智者被誉为“四大译师”。

 

一、本教在象雄的弘传情况

《结尔米传记》中说:“董木擦达、德本马擦、严李西达让三人从大食将外、内、密本教续部、修部等方面的法本由一百二十只鹰、杜鹃等飞禽驮载,运往象雄,后从各地来了无数持明智者学法,使其在四方传播,本教得以弘扬。修习内外诸法,在各自的地方建立修法场所,出现了许多获得修习成就者”。在《本续日灯》中也有:“在卫藏等地还没有十万颂、经典、神殿、神庙、塔等之时,象雄地方已经盛行”之说。在《律说》中说:“律部的教言、其他本法部藏是由神变智由大食语翻译成象雄语的”。总之,本教大多是由象雄传入藏地、印度、汉地的,因为在经典的开头都要说明象雄语的书名,有一些是译自印度、汉地、松巴和木雅等地,因为在经典开头有这些语言书名故。别派一些人说“波罗婆罗蜜十万颂”是从龙地迎请来的,其实是本教祖师说的,因为释迦牟尼没有到龙地传法。

 

二、本教在印度的弘传情况

    印度的本教,最初是由大食的沃木岭传入象雄,再由象雄传入印度的,《对治法总摄释》(14世纪嘎顿次成坚参的著作)中有“印度本法最初由象雄辛波嘎穷邦巴作为成就悉地而获得,在印度人色俄雍仲之时,将其翻译成印度语”等之说。我们可以认为,《教乘次第》(藏文书名为)等也是先由象雄语译为印度语,后翻译成直夏语(直夏或译为勃律),之后又翻译成藏语等,是由毗卢杂纳译为藏语。《教乘次第》中说:“如我毗卢杂纳,呕心沥血翻译雍仲大本,然后献给普赞”。别派有人认为,时轮法等许多秘咒续部是从香巴拉翻译来的,事实上,是从沃木岭向其他地方翻译传播的,在经部中说印度人将这个圣地称为香巴拉,因此,印度的本法数量相当多,下面还将提及。

 

三、本教在汉地的弘传情况

最初,汉地经典、历算等兴盛。本教祖师辛饶弥沃传三百六十占算之术于孔子幻化王(孔子幻化王:在南喀诺布的《古代象雄与吐蕃史》为首的论著中,孔子幻化王考证为敦巴辛绕之高足,绝非孔丘。)之侄子楚布琼,并作了占算之术将在汉地弘扬的授记。《无垢经》中说:“清静的邦拉天辛,由此去瞻部洲东方的中国首都嘎举地方,投胎为聚则幻化王,将魔王随从所翻译的不正确的占算书籍代之以幻化占算经典”。此外,属于四因本内容的《四部医典》(《四部医典》以《本教四部藏医经典》之名,20056月由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等也是我本教祖师亲口所说。魔王容巴毒结兴起疾病流行的恶劫以祸害众生,祖师为学部持喜开示九部《甘露医诊经》,从而解民倒悬,并作了未来即仙人意的化身名为地瓦严波的授记。《无垢经》中说:“仙人意的化身,现在同我一道,去邬坚白玛邦巴地方,化身为措则益喜,将彼魔王容巴所翻译的,犹如变毒为药一样,宣扬‘尼持学’方面的医学历算法”。后来,又依照汉文而翻译成其他语言。别派人士又说,在汉地佛教未传入之前,“觉悟”、“教祖”等词闻所未闻,此实为臆测之言。在前面已经说过,教祖辛饶弥沃圆寂以后,在东索木曲之前,著名的“瞻部洲六庄严”成就智慧,在各自家乡弘扬本教,当时有汉地大智者列耽芒布在汉地翻译、弘传本教。而且,汉地还有从象雄、藏地等翻译来的本教大圆满。《大传记》(藏书名为)中说:“由热生祈美祖普传于霍尔青波,再传十代后,由热桑赤勒空传入松巴及藏地”。另《传承祈愿》(大圆满法传承祈祷书籍)中说:“在松巴地方大圆满法兴盛,向彼松巴本教师阿巴东祈祷;汉地大圆满法兴盛,向彼汉地本教师色瓦俄丹祈祷”。由此可知,本教大圆满法在汉地有传承。此外,秘咒本也在汉地流行,在《雍仲本教概要》(本教密法经典,由掘藏师dbon-gsas-khyung-rgod-rt-sal发掘)中记载:“汉地本教师森波图清在汉地公布玛日山修习‘秘咒总积要议续’而获得成就。”又《母续供奉》(本教母续祈祷书籍)中说:“在汉地山上,森波图清依靠日光修行,获得光彩照人的修行成就”;又有“在汉地圣山上,在众山围绕圣湖中,有名为‘多德甲姜’者”等语。在其他一些历史书籍中说,在汉地的公布玛日山有门地方九名本教师同时觉悟。在本教法典籍中,有“尊胜汉地版”(有尊胜象雄本和汉地本。在赤松德赞灭本时,汉族本教师将汉地本伏藏在汉地嘎如塔中,后经占巴南喀的预言,由掘藏师郭德帕巴掘出并翻译成藏文)者。如果说汉地没有本教,那么就不可能有证悟者、修行获得成就者。可见,正如智力健全的人,不可能完全领悟世间最初、中间和最后的变化一样,对此一般凡人因被无明遮障就更难以真正理解。这样,将外、内和密三方面的本教在象雄、印度、汉地等地弘扬。各地依此实修而获得成就的情况等将在“本教在藏地弘扬的情况”一节中顺便谈及,在此未能详说。

 

四、本教在藏地的弘传情况

严李西达让到沃木岭依止了大食三智者等很多上师,将许多本教法本翻译成藏语,在《极顶大法界》(藏文书名为?,是8世纪本教师严李西达让的著作,由掘藏师bzhod-ston-dngos-grub发掘。)中说:“严李西达让在一千二百岁时,到了大食,将本教精髓十一万一千由杜鹃、仙鹤等鸟类驮着一顿饭的工夫就到了冈底斯,又一顿饭的工夫到了桑耶,当作赞普的供养福田”。由象雄翻译成藏语的也有很多,在《本续日灯》中说:“派遣藏地智力超群的本教师琼波达札敦祖、严李西达让、白学张、佐本赤祖四位,携带着黄金到象雄去求法,遇到象雄四智者献上黄金求本法,得赐予四本教密部、五十万颂(藏书名为?)、外内详略不同的本教法本无数,他们带着这些法本从象雄来到藏地。本教师们将本法献给赞普,赞普十分高兴。”大部分显密教法是藏地本教师“色、德、美”三者由象雄语翻译成藏语的,在《律部十万颂》中说:“在协玛雍仲地方,象雄本教师东聚图清为藏地人夏日乌青传授本法万部、并翻译。”在《俱舍》中说:“象雄本教师东聚图清为藏地人夏日乌青两人在象雄、藏地的交界地有八十二泉水源头的协玛雍仲地方,将本教教祖辛饶弥沃的教言、书籍等以象雄、藏语翻译厘定。”所谓象雄语包括很多种语言,有里、中、门口和一般语四种,通常所说的象雄语是指门口语。

 

(一)总说:

一般认为,“蕃康”一词是“本康”一词的音变,关于此先贤们已经有过论述。此于教证一致,《雍仲清净相续》(属于教语经典类,由stong-rgyung-athu-chensha-ri-mthu-chen翻译,由杰尔米尼沃发掘)中记载:“在四贤者(藏文人名为?)、四护卫、格、米、邦三兄弟之时,阿里地区被本教师所环绕”。在此地雍仲本最早出现,在王系未出现时就有了本教师,在没有王法前就有了本教法律,因此该地称为“本康”(本教之域)。藏人的文字最初是由本教教祖所创,《经》(根据嘎美桑丹先生考证,引文引自dbyins-rig-mdzod,而非作者所说的gzer-mig一书)中说:“三十字母使本教师足够用,字头表示开始,句子间隔号用以断句义,词的间隔号用以划分词义,四个元音加下加字‘雅’,作为拼读需要时之用。”关于藏文字的演变过程,有说最初由“神的文字”演变成“大食的叠加文”,由此再变成“老象雄文”,再变成“玛扎文”,又演变成“大玛文”、“小玛文”,前者变成大头字楷体,后者变成“直玛体”,并由此演化出藏文草体。别派人士说,藏文是松赞干布时由大臣吞弥创造的,印度文中没有?六个字母,从萨霍尔文中借用;又有人说,因为在邬坚文中有,故是从其处所借用,此乃信口之词,因为找到一个相同的就没有必要再去寻找另一个。这种囊日松赞前三十二代赞普时藏地没有文字,是在松赞干布法王时创制文字的观点,目的在于褒扬佛教以及法王、大臣们的功绩,是贬低本教的伎俩。可是,又没有料到在歌颂松赞干布的同时,却贬低了自己的祖宗。因此,在此赞普之前,因为已经有了因果本教法,既然有了教法,却说没有文字于理不合。不仅如此,赞普治理国政,如果没有文字,那么世间行为的善恶取舍、国家税收的收取等均无法执行,不是如同走兽了吗?《松赞干布遗训》中说:“梵文中的???在藏文中没有对应的???,于是发明了???;???在藏文中没有对应的???,于是发明了???;???在藏文中没有对应的???,于是发明了???;???在藏文中没有对应的???,于是发明了???;???在藏文中没有对应的???,于是发明了???;在梵文中的发长音的字母在藏文中没有对应的,就创制了???字母代替。”不仅如此,若认为这些字母与梵文字母相同,则是明显的错误,因为印度的文字与藏文不论是形,还是声等都不同。在《母续》(藏文书名为?,由古汝尼泽发掘)中说:“梵藏两文根本不同。”因此,莲花生大师说:“在将印度法本翻译成藏文时,未能把印度文字直接翻译成藏语,三十字母是仿照了藏文,神的称号依照了本身,咒语则保持了印度原样。”

 

(二)具体内容:包括两个方面,即教祖住世时本教的情形和教祖圆寂后本教的情形。

 

1、教祖住世时本教的情形:教祖到藏地,为本波们所做的敬神、驱鬼等授记我们已经在上面谈到。现在,藏地的鬼神无不听从本教师们的旨意,言必行、行必果。本教师上祭祀神灵,以为怙主;下镇压鬼魅,无不诚服。能遵命行事是因为教祖的命令长期有严厉的誓言保障,常说的“本波鬼魅的克星”也是指的这个原因。那时,教祖开示了以神树枝叶、贡品祭神,给鬼类施放食子,命神鬼听从本、辛之指令。虽然没有开示深奥的了义法门,但前面已经提到做了何时弘扬的祈愿。

 

2、教祖圆寂后本教的情形:(1聂赤赞普时期:《象玛》(由綽仓周拉伏藏师发掘)中说:“聂赤赞普时盛行因本‘十二智者’,善于守护之神本、善于招财之财福本、善于通鬼的施食本、善于安葬死者的辛、善于清净者、善于消除魔障的先知本、善于施救的医本、善于占算者、善于言辞、食子、善于飞翔鹿子、善于飞翔的卦线占卜书、善走神变本等,共计十二智者”,依次是:上祭祀神以为怙主,招财纳运以使财富增加,施食子以娱鬼,安葬死者生者得安宁,净除污秽以悦护法神,除魔障祛痛苦,祛病延寿,善于占算知前兆,占用土地通白鬼,善于驾驭面粉的鹿飞到赞地,祈求占卜神灵以知吉凶,以果树回向可以自行到鬼神之地,可免鬼神的伤害等。此赞普的守护辛是“侧”和“决无”,两者自通“唯勤让巴”(唯勤让巴全名为?,由木雅琼斯用蓝狼从象雄带到多麦一带)修习法。赞普经过修习,在征伐四方敌人时,向唯勤诸神祈祷时,亲谒神颜并取得征战胜利。那时,关于木辛囊瓦多坚,在《无垢经》中教祖有授记:“梓囊瓦多坚,从此时起,去到雪域藏地,叫做拉日将托的地方,护持聂赤赞普,使赞普与辛共处,弘扬本教秘咒法”(这里参考桑丹噶尔美的英文译本,将?翻译为聂赤赞普)。在得知授记机缘已经成熟以后,为了回藏地弘扬佛法,由神变四曼女神侍奉于足下,大鹏、狮子镇守四边,以神变之力飞行空中而降于大地,成为聂赤赞普的供养福田,使赞普、辛和谐共存。在《扎羌》中有“此赞普从辛天空囊瓦多坚处求‘秘咒总摄’本法并践行”等记载。赞普从拉日将托山降到雅隆索嘎地方,被当地人抬在肩上。后来的传说中就有了“拉日将托山”、“聂赤赞普王”、“囊瓦多坚辛”、“秘咒总摄本”、“青瓦达则城堡”等说。从此,建立起了赞普、辛和教法共存的制度。

 

2)天赤七王时期

①驳斥别派观点:一些别派人士说,囊日松赞以前的三十一代赞普国政由“本、传说、谜语或隐语”等辅佐,流行“夏囊初斯”四者(夏囊初斯四者:预言、幻化、现、存在四种本教)等世间的教乘,此为藏地宗教本教历史最早的依据。这些言论将藏地历代赞普时果本弘扬的历史掩盖起来,信口开河地讲说藏地本教历史,此为投教派偏见者所好之言,其贬损他派、自我吹嘘之心昭然若揭,切不可引以为据。如果将其当作可信依据,那么,与我们上面引证的如《无垢经》中的“天空囊瓦多坚”到“护持天赤七王之首聂赤赞普,辅佐赞普与辛共存,弘扬本教秘咒法”,《唯让》中的“聂赤赞普国王、大臣修成‘唯让’本尊而能空行”,《本续日灯》中的“木赤赞普向天空囊瓦多坚求‘猛相大自在续部经典母子’,”《雍仲本教概要》中“木赤赞普在拉日将托地方修习‘秘咒总摄’”等教证相违。而且,如《象玛》记载的历代赞普都实修因果本也成为妄言。可见,彼凡夫的心智作为正量不可能撼动大觉悟者的教言,将大觉悟者的教言弃置一旁,而将凡夫心智臆测作为正量实属愚人见识。

 

②阐述自派观点

教祖觉悟而本具近圆戒,但在世间人眼中,却是在仙人勒丹甲(为?的弟子)处接受戒律、剃度弟子、讲说本波创立讲说之制度,由六庄严翻译而在瞻部洲各地弘扬本教,其中的戒律是由智者六庄严之一的大食木擦扎赫见了“具名四子(?、?、?、?)”,圆满受持戒律,住持岩崖寺庙的苦行院,其弟子赤德沃伯住持经典听说部,弟子航航祖皮著《戒律六传承注开启之钥匙》(戒律六传承属于本教的教祖教语部,相当于佛教的“甘珠尔”部),弟子当瓦伊仁著《对法四部光著净垢钥匙》(对法四部藏文本轶失,但据“扎象”记载,此书被翻译为佛经),弟子著有《四十法事实践明灯》,弟子共荣意希使本教得以极大发展,弟子沃拉色巴住持“节日戒律部”传承(为戒律四种传承之一,即包括so-sor-thar-pai-sde,dus-chen-pai-sde,phal-chen-pai-sde,gog-pai-sde),弟子神变意希想到在象雄、藏地传播戒律法的时机已经成熟,从自然天成的四塔中掘出的五百“东夏日让”伏藏法,以神变之力来到象雄、藏地使本教得以极大发展,此以上是大食的堪布传承。

 

   在那时,一位叫象雄格奎巴的在净相中常见一位身着六色光袈裟的人,经祈祷得以亲见神变意希,得授持圆满戒律,赐名意希次称。其弟子雍仲次称在琉璃白崖城堡建立“雍仲拉泽庙”,弟子祖皮次称在罗汉吉祥山建立“雍仲则比庙”,护持教祖的“四支八对(见《极乐世界要义注解日光精要》28页)”,使象雄地方的本教得以弘扬。弟子嘎举祖皮甲瓦在当血纳马地方建立“雍仲赤地寺”,在黑崖三马头山地方建立“赤地桑瓦寺”,其有雅贡以西甲瓦、旁西巴吉旺修二弟子,此二人又被称为“二藏人”。《戒律传承说》载:“祖皮次称有四位继承堪布位的弟子,即嘎举祖皮甲瓦、雅贡以西甲瓦、旁西巴吉旺修、德祖荣色四位。那时,由于辛之戒律传承不和,分为两部,即‘嘎举’、‘旁西’住持一部,‘雅贡’、‘德祖’住持一部。”其中,雅贡住持别解脱部,修忍,行依律仪,果为别解脱门果,在札叶尔巴建“降魔雍仲戒处寺”,以金枪灭杀黑魔;旁西住持大时部,修禅定,行依戒律,果为一大劫圆满觉悟,建有“日阿萨拥若灯”三十八寺。

在藏地戒律学出现于天赤七王之时,《本续日灯》中记载:“所谓‘天赤七王’,每一国王有守护‘本辛’各一人,本、辛有很大权势。那时‘嘎举’、‘旁西’、‘雅贡’、‘德祖’四人建立了许多神庙、塔及寺院。”雅贡继任堪布的弟子德祖荣色,其弟子木斯色桑;旁西之继任堪布弟子觉尊益希。有些教言中说木斯色桑在“德祖荣色”、“觉尊益希”两者处得赐戒律传承。觉尊益希修成长寿法,在整个传承世袭期间护持教法,后来因为在神变意希前得到未来教法兴盛的因果以及授记,喜极而逝。木斯色桑想到为未来本教发展保留法脉,在多美玛日德松的白崖顶的山洞中入定。以上为上部阿里的堪布世系。从那时起,卫藏各地戒律得以极大弘扬,在《本续日灯》中有:“那时,内修依本法,外行守戒律,写、读、颂净相十万(净相十万全名为???),以擦擦、食子等消除障碍,善行依十度”等记载。

 

秘咒弘扬的情形分为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两部分。首先,生起次第又分为“积要义续”的弘扬情形、其他殊胜法弘扬的情形两类。“积要义续”弘扬的情形包括总义、各自修习状况两部分。

 

从木赤赞普开始的天赤六王期间,秘咒本,尤其是“秘咒总摄”本盛行,《本续日灯》中说:“木赤赞普向南卡囊瓦多坚求‘猛相大灌顶续部经典母子’,在拉日将托地方修习获得不可思议的修行成就。”又在《象玛》中说:“其子木赤赞普学而通意,修而成,观而悟,翻译了大食等瞻部洲各地的本法,从象雄迎来一百零八智者,在藏地建三十七处修习本法地。”所谓“三十七修行地”是指,在《声注》中说:“在卫地有十三处、左翼地方有七地、右翼地方八处、边地九处共计三十七处。”

 

卫地十三处为:  安、郎、热三地    ???

当学纳么   ???

彭域色嘎   ???

墨卓巴拉   ???

学吉红山   ???

聂波日塘   ???

拉萨扎叶巴   ???

郎吉拉格   ???

郎木措多仁   ???

堆地三谷地   ???

吉学黑谷   ???

热降夏塔   ???

却贡加木康   ???

 

左翼七地为:

   维嘎学吉   ???            娘域辛纳   ???

   工布哲纳   ???            雅隆刚萨  ???

雅隆索嘎  ???            龙学塘嘎  ???

墨竹措学  ???

 

右翼八地为:

   乌域萨纳  ???               香吉相泽  ???

珠吉卡洞  ???               达拉羌普  ???

吉杰羌卡  ???                达十准列  ???

藏吉杰普  ???                桑桑拉札  ???

 

边地九处:

聂堆达泽  ???               曲谷多仁  ???

卡青扎嘎  ???               措阿且琼  ???

聂泽唐学  ???               仗巴卡乌  ???

拉萨唐东  ???               芒嘎多普  ???

拉域贡唐  ???

 

在以上这些地方,本教的讲、听、修等得以极大发展。这些地名出现在同一书中,从“安、郎、热三地在???有本教集会地,在当学纳么???有本教集会地”,到“在拉域贡唐有本教集会地”。此外,关于三十七地,在《札羌》中有不同的记载:

 

琼垄银色城堡  ???         冈底斯  ???

香山  ???                 玛旁湖  ???

扎普隆青  ???              扎日  ???

甲卡巴却  ???              希瓦卡雪山  ???

八十二水井  ???            聂达哥雪山  ???

木勒曲湖  ???              洞拉湖  ???

赤沃琼则  ???              赤沃日塘  ???

芒卡加冲  ???               拉萨雍仲若巴  ???

塔嘎日金龙山洞  ???

 

 

 

萨吉达纳  ???             达纳加普  ???

藏扎桑桑木  ???           鹰窠寺  ???

娘若达协  ???             聂荣香波则谷  ???

娘若斯吉达泽  ???         雅吉塘拉  ???

雅隆拉日羌托  ???         雅隆八东嘎美  ???

桑耶扎玛  ???             占吉山  ???

彭域卓玛普母  ???         郎木措  ???

达学岗泽  ???             工布色木本唐  ???

贡域泽纳  ???             汉地贡布玛日  ???

松巴郎吉金学  ???          协勒加嘎  ???

 

护持这些宗教集会地的辛,在《札羌》中有“护持这些胜地的共计有六十七位辛”之说,其中包括获得成就者九辛、大法力者九人、大本教师四十人。《本续日灯》中说:“在三十七地,有修行者四十八人,大本教师二十四人、招财鼓师十三、智者九人、大法力者九人。”阿夏罗智认为成就者十辛,即木赤赞普、哈日几巴尔、达伟列维、阿努差塔、色纳格乌、桑巴图青、协布拉库、北本托初、北本托则、特米特格。《四洲教法源流》(石泰安认为本书是rgyal-rabs-bon-gyi-byung-gnas,嘎美桑木丹先生认为以上文字非引自其书。)中提到除协布拉库外的其他九辛。智者九人是指象雄的智者董举图青、大食的智者萨让美巴、印度的智者拉达阿卓、汉地的智者列耽芒布、冲地的智者色托吉强、格萨尔的智者昂巴吉仁、藏地的智者夏日乌青、木雅的智者吉察卡卜、松巴的智者木邦色当九人。南传伏藏法关于智者九人的说法是,善巧于续部、教言和诀窍的色夏日、善巧于咒的奥义的德金察、善巧于格律体裁经部解读的木雅卡普、善巧于般若注解的塔希邦布琼、善巧于逻辑理论的北本多加、善巧于外内密坛城的汉地本教师直唐纳巴、善巧于声明的木辛当维尔、善巧于详略事意的拉巴隆日、善巧于修行的琼波结尔达美,这些智者均是精通一般和特殊的学科的顶尖人物。本教译师中的八辛,是指昂巴几仁、木察吉尔美、萨荣美巴尔、木邦色当、占巴南喀、局本木奎、吉加拉工、伦青木特尔八人。智者二十是指努门镇巴兰卡、琼波塔扎顿祖、年钦李西达让、谷日赞多米萨、普鲁直则、嘉本学张、金唐玛波、松巴木夏、黑波度德、恰本达拉杰尔夏、八廓多德加瓦、羌培郎、努玛辛细赞、奇玛格吉拉门巴、卡拉辛希巴、古金唐玛波、古本伦斯青、青赤色东类、卡卓觉萨本摩、郭赤冬嘉波二十人。大法力九人是指,能以手指支撑雪山的李本木曲、能如树木一样安住的觉金布兰曲、能翻天覆地的嘉本木曲、能以羊毛团飞行的松巴木夏、能以火绳拴和波日山的库本通扎、能招魔鬼的象雄木曲、能使河水倒流的琼察彭郎、能以指尖转动须眉山的羌本彭纳、能亲见希藏贡波的玛本图嘎,共计九人。大本教师四十二人是指,护理赞普日常生活的十辛、协助大臣出谋划策的十辛、镇守汉藏边界的十辛、镇守松巴千户长以下地方的十辛、祝福吉祥和招财纳祥的两辛,共计四十二辛。这些辛的名字是由其擅长的事业角度命名的,事实上,都是获得持明四相(持明四相:根据作者的《法界光明宝库》,为成熟相、长寿相、大手印相、圆成相)成就的人。那时,是本教的国家统治稳定,人中赞普为最大,天下辛为最威严,中有法律最神圣,下面百姓最幸福。那时,在藏地、象雄,赞普由天子担任,故怙主大;身命有辛守护,故得安;行为均依善行,故得乐;木绳直通天宇,天梯祥;神类净族益友多,大臣贤能国安泰,本教与政治的事业得以极大发展。那时,获得成就的九辛等普度众生,二十智者以讲辩著弘扬本法,九大法力铲除邪见,四十大本教师使生者、死者得安,出家人恪守戒律,精修精勤于禅定,修行者使近修等讲修的三业教法得以很大发展。那时,在印度的佛学、汉地的历算学、冲地的医学、藏地和象雄的雍仲本兴盛。此外,其他各明学科也得到极大发展。那时,一般将出家人尊奉为供养处,尤其是赞普对具有大法力身辛等持明者的成就征象很喜欢,作为尊奉辛为上师的标志,赞普立了三条规矩,即身方面的规定有:不再剪发,而以印有狮子图案的绸缎于头顶扎成凤凰头顶饰,用野狗皮做的衣服边缘缝上虎皮、豹皮和草豹皮的边摆,皮靴钉上银扣;语方面,在辛未说话前,上赞普不先下达命令,下大臣也不提建议;意方面的规定,辛的税收俸禄与赞普一样。(关于三种规定在《声注》和《本教史》等书中的说法大同小异)。在这个时期,显密二教都得到极大发展。

 

天赤七王之时,所兴盛的是“六无上本”。《象玛》中说:“盛行的是大多无上本、无上乘本、无上行本、无上果本、无上胜义本,修见、禅定与灭定法。”据说现在的灭定法是那时出现的。聂赤赞普之子木赤赞普时,盛行“秘咒总摄”本法。此法是木辛囊瓦多坚从甲辛木赤赞普和龙树处求得,在须弥山宫殿以光明天女为伴修习,降服了诸多天神,将凶恶的鬼神以誓言约束,出现诸神诚服、敬献供品、天空下花雨等无与伦比的成就征象,与殊胜智慧本尊融为一体。木辛囊瓦多坚传法于甲辛木赤赞普,木赤赞普在拉日将托地方以神变四曼摩女神为修伴,修习获得如鸟一样空行、不沉入水、化身为龙、狮子飞行空中,使荒地氆氇生花、干涸沟谷流水、吐火、掷天生铁灭魔、日月犹如坛城排列、役使鬼神、四曼摩女神如随伴、禅定度日等不可思议的神奇成就,与殊胜本尊威斯昂巴的身融为一体。赞普对于深奥本精髓十分喜爱,未传于他人,致使本教密法在三代中绝迹,赞普因为此过,修习成就减少三分之一。那时,由于担心秘咒本衰败,神变四曼摩女神即那乐土神、利门风神、仓东火神、丁囊水神从赞普的宝库中取出犀牛皮箱赐予了门地本教师哈日阿吉巴,其于此法无师自通,在罗日山、门日山、加日山三圣地,以女本教师达萨里瓦为修伴而修行,获得殊胜悉地光明身,显示一般的成就征象,如在修行山洞中以光绳捆缚野人、鬼魅,役使替荣鬼类,使水倒流,像骑马一样驾驭野兽,将山如食子一样投掷,对敌人只要看一眼就使其丧命等神奇成就征象。女本教师达萨里瓦在木勒湖边修行获得无与伦比的成就,如驯兽如驯小牛犊、绵羊,降服了龙、严和土地神等,可以变化多端等。住世三百六十年,不弃凡身到空行刹土。由此两者再传于阿努察塔,其在冈底斯山以雍仲甲摩为修伴修行,获得亲谒五本尊神颜、以金字修炼物烧毁魔地、以投射圆光修炼物灭杀教敌、以修炼的毒物毁坏敌人、以毒为食、役使非人等许多成就。住世二百五十五年后以虹化身证悟。其传法于象雄色那格乌,在日阿宇根地方以鲁姜巴玛为修伴修行,出现麻风病自愈,能退兵???、水患等,能役使野兽,身自生火等神异征象,后身化为洁净的天空证悟。其传法于特米特格,在热琼城堡地以曼摩女神之一的玉罗玛为明妃修行,获得殊胜悉地,一次,象雄色德、达拉、达米、雪、吉芒德、古格等地的六千万军队挑战特米特格,当时特米特格以禅定之力、摔倒之法将敌军同时击倒,将帽子扔向空中变成鹰将教敌驱逐,靴子变成驴将替荣鬼灭杀。当地城堡失火后,以唾沫灭火,如此的神变成就不可思议。住世二百七十七年后,骑着玉龙消失在空中。其传法于协布日阿库,在中阁达策普地方,将容色顿丹玛作为明妃修行,获得殊胜悉地,共同成就如变化成虎豹灭杀凶兽,变化成鹰飞翔于空中,以敌人血肉祭祀,亲见天女享用、他心通、使悲伤的心灵获得幸福等。住世两百年后以虹化圆寂。其传法于汉地的本教师森巴图庆,在汉地公布玛日山将甲姜嘎摩作为手印女修行,获得殊胜悉地,神奇的成就征象有化身为狼降服教敌、在汉地城堡中挖掘出水、给病入膏盲的人延寿、在光线上挂袈裟、为汉地国王赎命等。将教法传于贝本托楚以后,空行而逝。贝本托楚在亚拉香波山以白色独眼女为手印女修行,获得成就果位,役使魔、湖曼神,驾驭光线遨游瞻部洲,降下花雨,分身数个做众生善业等。住世二百六十一年,将法付与贝本拖则后虹化。贝本托则在彭域扎伽地方,以巴萨根伽玛为修伴修行,获得殊胜和一般的修行成就,能驾驭野牛、水怪,役使魔、木、赞三者(魔、木、赞三者:本教三护法神,即斯巴加莫、相巴查郭、阿瑟加拉),可以同时变化出数身,如此神奇征象不可思议。住世一百三十五年,后不留凡身证悟,付法于象雄董琼图庆。董琼图庆在囊措湖的多仁圣地,以湖曼女神为修伴修行,获得修行成就。成就征象为:抛撒金和白色而灭杀教敌,以法力将囊措湖以哈达捆缚起并随身携带,将山岩当作食子抛掷,以禅定度日,在五种姓神的内藏显示明灯等诸多不可思议的成就。在为人与非人的做了大量饶益事业后,空行而逝,将法付与木擦夏日伟勤、木雅吉擦卡布琼、德本京擦玛琼三人。此三人在芒卡甲昌普地方,分别以拉姜伟绰、鲁萨听尊、玛尊许摩三人为修伴,获得许多不可思议的成就征象,木擦夏日伟勒驾驭蓝色水马而自由出入于玉本湖,湖曼女神敬献供品;木雅吉擦卡布琼化身为金人、金马,横渡幸曲河和黄河;德本京擦玛琼能驾驭着宫殿游走,驯化野兽为驮畜等。三者都不弃凡身飞逝于空中。

 

③其他殊胜法的弘扬情形:其他殊胜法的弘扬包括两部分,即橛法和格奎法的弘扬。

 

橛法传承的情形。上文说到达拉美玛传法于伟本卡耶美玛的情况。伟本卡耶美玛在达擦果卡地方传法在伟本尼信地,于伟玛拉域地方传法于伟本沃邦,在达则拉卡地方传法于伟本琼拉尖,在伟域沃玛地方传法于伟本达拉尖,在珠玉地方传法于突厥本教师卡耶美玛,在窝域窝卡地方传法于窝本米吉,在外道的卡玛地方传法于帝帝么拉尖,在婆罗门的替尼地方传法于婆罗门本教师卡耶么吉尖,在印度修行处传法于印度本教师阿伽日纳波,在尼泊尔唐学地方传法于尼泊尔本教师赞丹吉仁,在克什米尔地方传法于克什米尔本教师姜迪斯,在于阗的降拉木波地方传法于于阗本教师董炯图秦,在象雄传法于格迪斯小鼓手,在藏地传法于玛地本教师共罗拉斯,在彭域的董地方传法于彭域本教师卡强甲吉夏日尖,在汉地的正唐地方传法于汉地本教师伟玛拉斯,在亚域拉唐地方传法于斯卡伟玛,在藏地传法于本教师拉青正巴南卡。

 

格奎法传承分为么日和格奎两部分。么日的传承,从教祖辛饶到赤德甲吉夏日尖的传承情况以上已经说到,从测邦达瓦坚参以上其传承与心部法的传承相同,下面将叙述。格奎传承情况是:赤德甲吉夏日尖传法于象雄达拉国王,接着依次传法于赤沃色、桑瓦丁荣、色尼嘎五、琼呢奎邦,后依次传法于黑巴吉美、左明吉勤、替玛邦琼、占巴南喀等。

 

     圆满次第分为二,即母续、大圆满耳传法。母续法传承于木辛囊瓦多坚的情况前面已经说到。中部阿里的班智达阿努查塔从木辛囊瓦多坚处求法,以三百六十六苦行而实修,获得一般和殊胜成就,外象雄的班智达色尼嘎五从其处求法,以二十三大证悟逐步依地实修,获得成就果位。一般来说,母续传承有本教师殊胜身传承,赞普空行传承,总摄教语传承,勇识标示传承,大成就者耳语传承,智者译师、班智达传承六种。此法是译自内中外象雄,由内象雄的木辛囊瓦多坚、中部象雄的班智达阿努查塔、外象雄的班智达色尼嘎五等翻译。总之,自那时起从象雄卡域地方到藏地以下的八十成就者如数出现,包括上部六大上师,中部十三世系,下部四智者,译师、班智达智者九人,加持传承九辛,九大法力者,成就神变九女,震慑边地九辛,九大持法者,持承勇识三人等共计八十人,皆获得一般、殊胜成就和修成长寿。其详细的功德历史在此不及详说。此外,母续中的内容虽然无数,此坛城为母续中的核心(从下下文分析,此段最后一句文字有一些突兀,在噶美桑木丹先生的英文译本中未见)。

 

关于大圆满耳传法。一般而言,大圆满法不可思议,总摄于教言法四部(教言法四部是“象雄耳传教法”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言词法三部(所谓“言词法三部”在本教中有三种,即“般若言词三部”、“总积言辞三部”和“大圆满言辞三部”,这里指的是大圆满言辞三部)、九心识下部(九心识下部包括三部分,即???,有时简称为???、???。???)等。其中,所谓教言法四部是指外抉择正见、内诀窍引导、密直见明心、极密断证实意。其传承法分为远传、近传、传承总集三种。远传又分为依序传承与不依序传承两种,其中不依序传承与依序传承相比有不依序的特点,故为不依序,此即由祈美祖普以及教法传承之源祖师密集两者将三个不同的显经传承传于吉尔邦者。依序传承是指九心间传承的后部分由密集传承于神、龙和人的三辛,由此又依次传于中间的二十四辛。近传是指由达比师扎传于吉尔邦的。传承总集是指依序传承、不依序传承、近传以及五集等从吉尔邦到现在的传承。以上已经提及就心间传承、从密集到神、龙和人三者的传承情况。这里,叙述一下不依序传承中吉尔邦以前各位上师获得成就的状况。其传承依序为:祈美祖普传于本清霍迪、根青顿珠,此二人之相、体和心三者入法界,于本来基位解脱;根青顿珠的弟子测邦达瓦坚参,在扎马圣地修行九年,净除内外的污垢以后,以虹身而逝;其弟子拉桑鲁杰,在波玛地方修行,圆满四相;其弟子达比师扎,在达套狮子崖修行九年,成就圆满智慧身;其弟子拉桑古玛拉扎,在尼日山修行九年,成就光明神;其弟子拉桑斯则,在静修处修行十三年,逝入本法界;其弟子象雄的班智达色尼嘎五,在山洞修行十六年,诸大种归于法性;其弟子古如拉欣,未见村庄在鸟巢中修行十一年,获得光明身;其弟子古如巴桑,在山野中游荡修行,将有漏的身蕴修成无漏身;其弟子拉桑赤尼奎,在罗尖荣地方修行,获得殊胜、一般成就;其弟子松巴本教师阿巴顿、汉地本教师色瓦沃勤,此二人游历松巴、汉地地方,汉地本教师有弟子贾荣色卡,此三人身蕴漏尽,以清净身圆寂;贾荣色卡有三子,传法于中间之子珠巴坚参,其在扎玛达仓修行八年,内外身蕴皆解脱;其弟子琼波扎加在象雄撒丁普地方修行二十一年,获得无漏身;其弟子苏勒根,在日地多湖修行八年,后虹化;其弟子玛霍尔达斯,虽然在冈底斯修行十二年但未能起信,又回到上师身边修行了差不多同样的时间,仍未能起信,于是请求上师赐予教诫,并敬献十两黄金,上师说不需要黄金,赐予其教诫,修行六年获得修忍成就。

 

从密集开始的传承两种以及与依序传承一样从源头至吉尔邦以上共计二十四位上师,均为证得虹化身者。吉尔邦的弟子达比师扎也是获得虹化身者,在达套狮子崖修行九年,吉尔邦自己五百七十三岁时将“第八品教诫”传于后者,即持有大迁识身,做了很多利生事业后入于法性界。其弟子甲迪斯琼,在美拉炯地方修行,获得法身密意,在世三百一十七年后逝于法性;其弟子木左格长期修行,经除身蕴的污垢,在世一百七十三年后如鸟一样飞逝于空中;其弟子是木左董,在香榭荣地方修行,使身蕴大种自净,在世一百一十三年后如大鹏飞逝空中;其弟子木兄章勤波,在冈年达果地方修行,获得圆满智慧身,在世一百一十七岁时如狮子腾空一般飞逝空中;其弟子木加瓦洛珠,在桑桑拉扎地方修行,圆满四相,在世二百七十年,做了无边利生事业,如空中微风飞逝;其弟子本亲赞波,在左翼地方的相扎日山修行,获得本教祖密意,弘法利生一千六百年,后回到西南魔地,化着布谷鸟飞逝。总之,深奥本法不需丝毫夸张,虹化者都是现量,这些在所有教派中都是神奇的话题,本应该细说,但限于篇幅仅介绍这些,余下的传承将在下面略作介绍。

 

 关于“三扎巴”,由三身传承与神、龙、人三者的情形已经说过。龙树(此龙树非佛教历史上的龙树菩萨)传给大食的威色巴美,后依次传给门巴伽色、楚辛囊丹、密集,此四传承为“雍仲勇识传承”;由密集依次传给东琼图勤、色本夏日五勤、德金擦玛琼、木雅卡布,此四传承即“智者译师班智达传承”。尤其是“扎巴三部”本教法的大教主严李西达让,其历史为:一个叫尼阿达邦国王在花园中找到一个化身美丽端庄的女孩,取名为达萨里威,由于做了殊胜五修行,变成了男孩,继承了严氏世系,取名为严李西达让。

 

八十二年执掌王政并弘扬教法,之后到大食,听了许多本法并实修,获得殊胜和共同的悉地。七百岁时,从威本荣巴处听习凶咒等,在八大尸林等地收服诸空行母。一千二百岁时,到大食将许多本教精髓翻译成藏语,在藏地显示了许多成就征象,以德金擦玛琼的女儿作为密修印女,于风心明点获得自主。在瞻部洲的六大精要地方等处,以当地各自的语言翻译、传播本教法,直到两千五百岁时做弘法利生事业,获得无漏之身,超越生死,成就征象、神变等不可思议,详见传记。这样,由严李西达让及明妃传与十八智者大成就者等,这些皆为获得一般、殊胜成就者。

 

关于九心识下部。据《杜鹃自解》(属于九心识下部)中所说,无始教祖的密意,由教祖辛拉沃伽(辛拉沃伽:辛饶教祖的导师)随意化身为玉色布谷鸟,将法传给教祖祈美祖普。此玉色布谷鸟即是明智教祖无量光,是慈悲教祖之化身之故。祈美祖普将“多注”和“少摄”两类(属于言词传承中的“三总积言词传承”的内容)法传于辛密集、明妃桑桑仁尊二人,此以上的传承称为“六意传承”。《杜鹃自解》中说:“由密集传与玛洛达祥,依次传与拉辛拥斯达巴、美庐桑勒、意西尼波、囊瓦多坚。”此传承为“六大上师传承”。按照秘咒的说法,不算玛洛达祥、加达拉美玛,共计六人。然后,依次传于木赤赞普、门地本教师哈日阿吉巴、达威里瓦、阿努察塔、象雄色那格悟、特米特格、协布日阿库、汉地本教师森巴图庆、贝本拖则、贝本托楚,依《杜鹃自解》之说,在此传承前加上木丁、松巴吾伽、隆勤木威三者,合称为“十三世系”。神变四曼女神没有计算在心部传承之内,我们认为可能因为木赤赞普解开深奥秘咒的封印后,将法传于门地本教师哈日阿吉巴、达威里瓦两者,四曼女神已经成为这些法的女法主,故在心部传承中不需重复计算。后传于象雄董炯图庆,再传于外象雄的班智达色尼嘎五、德本京擦玛琼、木雅吉擦卡布琼三人,合称为“四智者”。

 

第三节   禁本

 

关于本教被禁地方有不同的说法,有的认为在后藏,卫地方未禁;有的认为仅仅是吐蕃地方的本教被禁。关于此,我们认为教证最具说服力,故在此引用教证加以说明。《札象》中记载:“在藏本教被禁,但卫以下未被禁”;《声注》中说:“卫地的本教未禁仍然流行”;《猛相大灌顶续部经典母子》中记载:“在吐蕃地方的果本被禁”。此三条教证中,前两条认为在后藏的本教被禁,后一条可能是说吐蕃藏地的果本被禁,而因本未禁。《猛相大灌顶续部经典母子》中说:“赞普说:‘在此地不能同时容纳我的王政和你的辛政,将神本四门以及念诵其内容的格奎替彭、觉金布兰擦两者作为我的护守留下,其余的逐出吐蕃四翼之外的边地。’觉金布兰擦说:‘神本四门掌握着达纳斯卡的命门,我留下有益,不禁神本为好。’言下之意是不愿离开,后留下了两个半本门,其均为因本。”由此可以认为,后藏地方因本、果本均被禁止,在吐蕃卫地果本被禁,而一部分因本仍然流行。那么,如何理解赞普所说的“其余的逐出吐蕃四翼之外的边地”这句话呢?是说逐出别的本、辛。

 

   关于所禁为何本,《猛相大灌顶续部经典母子》中说:“在觉金布兰擦的请求下,后留下了两个半本门,其均为因本。”囊辛本得以全部保留,斯辛的本法一半未禁。《圆满神殿》中说:“本教中敬神为主的神本未禁,村寨中的丧葬本中一半禁止,真实心部本全部禁止。”《净相》中说:“大般若十万颂、《圆满神殿》中关于心部的内容全部伏藏。”由这些教证可知所禁本的情况。

 

  关于本教在何时被禁止,《猛相大灌顶续部经典母子》中说:“在愚夫止荣赞普之时,辛和赞普间有人进谗言”;《外续部》中说:“德本京擦玛琼修习护法法力,出现凶猛的法力,于是有人在辛和赞普间进谗言”。由此看来,禁本是在止荣赞普、辛之时。《本续日灯》中说:“在四智者后半生之时禁本”,“赞普二十七岁以前,奉信本教”;《居特续十万颂》(关于占卜之书)中说:“在赞普十三岁时,为罗昂达斯所杀,后布德共建登位”。罗昂达斯执政十三年,此后布德共建执掌国政,从灭法到本法复兴历时十七年。

 

   关于禁本的原因,正如《四智者隐语注》中所记载的:“本教法门八万四千,诸具名的本教,一些毁于时、一些毁于业、一些毁于因缘”一样,因时、业和缘皆毁。毁于“时”是说,总体上众生福分浅,正直人寿渐减,近于浊世之时,教祖的法难以驻世。故《四智者隐语注》中说:“由于众生福分渐减,深奥雍仲本到了毁灭之时。”

 

毁于“业”是说,藏人福分浅,沉迷于五毒,尤其是赞普福漏尽,做大烦恼的十恶,不成本教法之器,即所谓“众生人为主,人以业为主”。毁于“缘”,如《札象》中所说的“三大代表燃起权力之火,三小阶层添加嫉妒之柴”一样,赞普为一切的核心,因为权力极大燃起嗔恨之火,诸辛因为知识极丰富而燃起骄傲之火,大臣因为计策极强而燃起嫉妒之火,三小阶层者如大臣等进谗言,蛊惑赞普、藏地百姓说长道短,这些就如火上浇油,将雍仲本教毁灭。那么,如何挑拨离间赞普和辛的关系呢?大臣李赞协说:“尊敬的国王,本教地位太高,会影响国王的权势”,大臣森波日阿丹说:“尊敬的国王,请下旨将辛们驱逐到边地”等,从印度来吐蕃游荡的一个叫日阿斯尼聂的乞丐说:“现在国王和本波的权力还不相上下,等到子孙之时,王权将被辛窃取”,等等,在赞普和辛之间进了很多谗言。

 

因为时、业和缘三者一时成熟,赞普心中义无反顾地想灭法。智夏囊斯说:“尊敬的国王,请放弃这个决定吧,如果非灭法不可,则请将祭祀的神本四门和一个念诵身辛留下,如果不这样,郭姜鹰神将下降,赞普有生命危险。”对此国王将诸辛召集在一起说:“诸辛听着,我的王政和你们的辛政,在阿里地域中好像不能共存,将神本四门以及念诵其内容的格奎替彭、觉金布兰擦两者作为我的护守留下,其余的逐出吐蕃四翼之外的边地。”大臣日阿桑沃让说:“哎,尊敬的国王,作恶堕入恶趣,积善投生善趣,念诵见则可证悟,奉行雍仲本今生、来世幸福,请尊敬的国王收回成命。”对此赞普说:“我的王政与本波的本正不共戴天。”没有听大臣忠言。于是,炯亚喇勤奎邦说:“哎,诸辛,赞普一言驷马难追,妇女讲话喋喋不休,帮凶们拿起棍棒,将诸辛驱逐往边地,并请觉金布兰擦也不要逗留,立即离开。”觉金布兰擦说:“天空的云不断则雨露自云而降,冬水不干则春天和煦又兴,今生行善来世得福报,神本四门弘扬则神堡得保障,我留下为好,神本不灭为好。”他不愿离开,后得以留下两个半本门,均为因本,将两个半本门打上封印伏藏于秘密山洞中。格奎替彭说:“诸本不留,我也要走”,不愿留下。那时,诸辛将因果本教六大本门,驮在鹤、水牛等上远走他乡,在象雄的卡域日山的西瓦卡集结时,圣士穆特说:“持刀握棒魔唆使,如果不依魔女、随从们,注定的习气而行,诸辛将被杀戮,教法之灯如投入水。这样,一部分由切悟真巴、奎纳纳唷夏二人带领,去到雅隆索卡地方;一部分由四智者带领,去南方当桌纳波地方弘法;一部分由木擦吉尔美、大臣日阿桑奎让带领,去北方桌囊地方。天空由于狂风肆虐,日月星辰虽被遮蔽但光明一定会重现。边地的国王生于中心地,本教虽暂时被灭但终有复兴的时候。”后来的辛,有一些去到雅日山、岗扎雪山;有一些去到林中、湖边;有的在北方娘昂地方,自己修习“木叶法”。《猛相大灌顶续部经典母子》中说:“诸辛想在洛域、尼泊尔、门域传播本教,于是从后藏堆地方前去,但出现了种种不详的征兆,天空出现不详的声音,出现暴风雪、红色的风等,从德五谷湖返回,将本法全部伏藏,伏藏于智仓塔嘎。”切悟真巴、奎纳纳唷夏伏藏于雅隆让波贝日山,木擦吉尔美、大臣日阿桑奎让伏藏于北方卓地的桑桑拉扎、日阿琼城堡、居斯桑维扎。这样,将本法作为伏藏法宝伏藏以后,诸辛自松巴的郎吉金学地方远走他乡,共同祈愿:“愿在去蒙古穿猴子皮衣、纳西九眼人、霍尔、草人和树人等地时,一路顺畅,愿雍仲本教威严,愿伏藏法像花知时开放一样,具缘的人士等按时寻找到本法,愿找到本法以后使本教的旗帜高扬、吉祥”等,并将祈愿伏藏。《净相》中说:“赞普一心牵挂魔女,后到松巴的郎吉金学地方。”

 

   关于戒律的禁废情况有不同的说法,有的认为是在止贡赞普之时,有的认为是在赤松德赞时。琼波罗珠、堪布尼丹认为,戒律两派发生内讧的时候,一个非出自象雄王系的叫穆拉姆桑的赞普听信印度人达玛格地之言,对此给予了严厉斥责,并借故废止。不管怎样,在戒律废止后至木斯色桑灭定一千八百年,从禅定中起,此说与《戒律说》记载及吾上师的说法相同。在赤松德赞时,可能有戒律存在,《斯居》中有“五百本教师同时改为佛教,那时措本顿珠、诺本切五测囊丹、辛本拉严三人,将辛的戒律等三函从大食带来,没有加以伏藏”的记载,堪布尼丹认为此即是所谓的“上部戒律传承”。据说嘎顿从三十五岁时起跟随此三人,后到拉堆地方去传播戒律。《象玛》中也记载:“在四奉信本的赞普时,说有精通戒律六传承的本辛,虽然在止贡赞普时,除了少量因本外,大部分因果本都被禁止,那些修成长寿的护持戒律传承的上师,在边地、中心地等各地护持戒律传承,这些显然在赤松德赞时被禁止。”

 

   关于禁本者,《本续日灯》中说:“止贡赞普作为本的教敌而出生”,以及“无故禁止本教,将本、辛驱逐到边地,禁本者之宿命落到赞普身上。赞普是替荣鬼芒尼阿尔韦的化身,庶民罗昂达色拧断脖子致死”。正如这些记载所言,赞普、大臣们在灭本庆功歌舞时,空中出现了一个面目狰狞的白人,说:“会很快取你们这些赞普、大臣的命”,说完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由于灭本,赞普的心中着魔,给庶民罗昂达色送去一道命令说:“能与我匹敌的本波被驱逐,现在我已经没有了对手,你必须前来迎战。”罗扎地方的罗昂达色说:“您是众人尊敬的大王,我仅仅是十二小国的猎人,国王、庶民不可发生混乱,我不能前来迎战,请大王收回成命。”国王没有允许,说:“你必须前来格斗,如若不来,我将你及家人瞬间化作齑粉。”对此罗昂达色一直惴惴不安。那晚,他梦到本教的护法化身,一个穿着漂亮的人说:“罗昂达色,你不用怕,国王为魔所蛊惑,你虽然力不敌他,但用神物依计而行,就可战胜赞普。你对国王说:‘不管怎样不高兴,但我不会和你格斗。作为对国王的尊敬,我要献音乐。下个月满月的时候,你要骑着红马来,在左肩、右肩上穿戴上猴、猫皮,额头上戴上眼镜,木擦剑在头顶挥舞,将底部插有矛的装有灰土的口袋驮在一百只红色公母黄牛身上而来。’这些是你制胜的神物。如果不这样,我们一方的鬼神将无法危害国王的生命。”赞普听说后十分高兴,说:“罗昂达色有见识,就按他所说做。”并开始安排与罗昂达色比武时的诸事。对此,罗昂达色也备齐了军队、铠甲、武器等,准备了各种乐器,罗昂达色给赞普送去了金字文书,说:“我们俩有君臣之别,应该由我来迎接,其他一切悉听尊便。”赞普说:“你所说的正确,我俩身份不同,由你先接待我,然后我们必须格斗。”赞普按罗昂达色所说的穿戴而来,罗昂达色以歌、乐接待。忽然,红色的公母黄牛受到惊吓,口袋都被矛尖扎破,尘土被风吹起形成巨大的灰雾,其地现在仍叫“娘荣扬尘苑”,赞普处身危险,但通往三十三天的木绳、木梯等被剑砍断,阳神、阴神因为猴、猫皮的侮辱等而回到天上,灰尘中罗昂达色对准铜镜一箭将赞普射死。关于此,在《止协》有载:“在其劫之时,国王止贡赞普,邪教魔王魂附体,国王难找格斗敌手,后找到刀魔哈巴的化身,刀剑之王罗昂达色,成为赞普的格斗对手。格斗的占卜卦象为武器因业和力而出现。国王止贡赞普,骑着红马,肩带猴和猫皮,头顶挥舞木擦刀剑,赶着红色的公母黄牛。由于带了猴和猫,赞普的守护神飞到天上;由于挥舞刀剑,砍断了木神、木梯;由于赶着红色的公母牛,使得日月无光;刀王罗昂达色,以黑腹的刀剑,砍向止贡赞普的额头而致死。国王止贡赞普,口出不详的语言;‘愿我身上的刀痕,使舞刀弄枪者在天界弘扬;愿额头的血迹,使在制刀地方刀枪武器兴盛;愿武库的所有的武器,能杀人如麻;愿信奉邪恶的外道,使外道从边地弘扬;愿尘世间武器发展后,国家充满战争、争斗;愿信奉梵天神,使国王、鬼颠倒,使魔鬼兴盛’,如此口出不祥语,国王将被民所杀,‘止贡’之名由此出。”罗昂达色站在一个小石头上,露出面、脖子将其射死。今天其地仍叫作“娘荣面脖”。因为善好木绳,九级木梯被砍断,遗体留在了地上,罗昂达色将其装进铜箱,从达利桑卡顺流到娘曲河。赞普之子布德贡杰、聂持被流放到塔坡、工布地方,顽抗的大臣被杀,其他被流放,妃子们被迫去放羊。罗昂达色娶赞普的妃子北萨赤尊为妻,执政十三年。有一天,北萨赤尊往一山谷中去放羊,一时睡着,梦到与一位俊男交欢,醒来看见身边睡着一头白色牦牛。后来,生下一个无父的血肉模糊头手不全的儿子,她感到害臊,就把他放到牦牛角中,在草丛中喂养,此子从小就比别的孩子力大、勇敢,取名“血肉之子日立协”(意为“牛角生”)。长大以后,他问其母:“吾父是谁?”其母回答:“不知你父为谁,你是从牦牛角中捡到的。”他不相信其母的回答,又郑重地问,其母不愿作答就说:“如果你有父亲,我母子俩今天会是这样吗?”一次,此子到山上去放牛,遇到一位骑白马的白衣人说:“我是亚拉香波,你的生父,你的人间父亲叫止贡赞普,被罗昂达色所杀,王权为其所夺。”回到家中,问其母是否真有其事,其母说:“实有其事,整个国家本来是你们家族的,你的哥哥布德贡杰现在还逃亡在工布地方。”于是,日立协从工布迎回布德贡杰,在城堡钦瓦达则主持国政。卫地的百姓拥戴日立协为王,建立了一个小国,称其为“赤曼松国王”。他率领军队前往后藏地方,当地的民众说:“这是我们的国王。”他带着军队到了亚拉香波山,把罗昂达色父子杀死。对于罗昂达色的死,有的人说是日立协在罗昂达色的一条白色海螺耳的狗身上涂了毒,当罗昂达色抚摸狗时被毒杀。那时,当地的人畜都染上了各种疾病,庄稼经常遭到冰雹等的毁坏,出现种种不详的事。一些占卦的人说:“都是因为国王的灵柩被抛进大河,如果找到灵柩就好了。”在大河的四处寻找,但没有找到。一天在娘堆的一个卦师占卜之后说:“国王的灵柩在工布地方的鲁姜龙女手中,如果投放很多龙女喜欢的供品就可以得到。”于是,就投放了许多龙女喜欢的物品,龙女心满意足,把国王的灵柩放回了河岸,在雅隆的长莫长琼雅地方修建了陵墓,此为最早的国王陵墓,今天还有叫“国王灵柩陵地”的地方,神子的陵墓建在地上的即是指此。

 

文章录入:红尘法远    责任编辑:红尘法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 搜索 高级搜索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心 | 友情链接 | 客户留言 |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9 雍仲本波网
    京ICP 备12041266 站长: 红尘法远
    版权所有: 雍仲文化传播中心
    本站承诺:为更好的弘扬雍仲本教,本站所有搜集的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通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