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觉悟道
雍仲本波佛教网
www.bonpo.com.cn

最新图文 更多内容
     
 
  热门文章 更多内容
 
     
     
 
  推荐文章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本教大圆满·窍诀珍宝阿车十五座
药王佛仪轨如意宝鬘
摘译:来自象雄的大圆满
至尊上师丹增南达仁波切开示
生根活佛关于分别教派的慈悲开示
本教《集经》简介
《雍仲业净续》之简介
心髓明点遍布经 藏汉双语版(雍仲…
雍仲本教妙语宝库 七
象雄大圆满——扎陇和幻轮的情况
 
     
     
 
雍仲本教妙语宝库 六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551 更新时间:2015-7-27 17:05:15

 

第六章 本教的兴衰

 

第五章已经说到教法的基础和根本,木族辛的教法诸因果本从沃木岭向六大圣地,尤其是在藏地的本教的兴衰情形,现在说本教护佑藏地的王、臣民的情形。有的人认为罗昂达色死于毒,有的人认为死于刀剑,不管怎样,罗昂达色死后,布德贡杰掌握了王权,其间本教发展经历了由盛到衰的阶段。

 

 

第一节 布德贡杰时期本教的兴盛

 

布德贡杰时期本教的兴盛情形,在《占巴南喀的小授记》(《占巴南喀的小授记》:是授记之书,有详、中、略三种,此处引用者为略本,据说由占巴南喀传于罗丹宁波。)中记载:“东炯图钦大师在纳木错湖边修习‘十二加持法’之时,国王布德贡杰迎请并求法,祈求道:‘智、证圆满的班智达,我为神子严神之子,雍仲本教法脉未中断,由于我父的心着魔,灭本法并驱赶辛到边地,所有的王臣都被治罪。结果国王被弑、王权被民所夺、祖辈修建的神庙毁于一旦、囊荣的宫殿遭雷击,王室成员有的被流放到边地,有的被役使。请你以慈悲为怀,引入本教法门。’东琼图勤说:‘为了弘扬本教,正想邀请一百位持明者挖掘伏藏法以弘扬本教。’”如其所说,邀请了一百位辛,在工布哲纳地方作了“被杀者超度仪轨”,众生者得吉祥,布德贡杰到了国都,辛波们回到圣地,止贡赞普得到解脱,现在还有叫做止贡赞普的‘被杀者超度仪轨’的本法存在,名为“三百六十约巴瓦”。对辛如先前一样的尊重,赞普说:“先父虽然痛恨本,但我要弘扬本教,要视本教法律为世间最高的准则。”想要及时弘扬本教,当务之急是掘出伏藏法护法、神魔等未遮蔽的部分,所以从象雄地方迎请来琼波木琼坚、拉琼坚,在藏地传播般若十万颂五部、本门十二、许多本教法库、细微十部、本教异门乘等,使本教得以复兴,这些在《戒律说》中有记载。此国王对于本教、众生做了很多有益的事,被称为“托乐赞普”。

 

在布德贡杰的世系中有“地列六王”、“水德八王”等,布德贡杰以下的十三位国王,所弘扬的是什么本教呢?《象玛》中记载:“中间的赞普十三世系的本教得以弘扬,奉行包括父续大教言、见大圆满、菩提心大乘、色卡大续部、遍明大慈、十万颂藏大灌顶、顶摄大藏、五部大经、秘密教言大灌顶、五广十万颂大部、四部大陀罗尼、大明处、本教九乘等。”其次序为:

①父续本部,

②神续大圆满本部,

③菩提勇识本部,

④秘咒中的色卡大五部及大续五部,

⑤广慈本部,

⑥全部雍仲的灌顶、十万颂等本部,

⑦色卡托托等本部,

⑧诸经宝的五本部,

⑨五大续部,

⑩尼赤等十万颂等,

四陀罗尼等陀罗尼部,

五明等本部,

九乘等本教。

 

建立了钦瓦达则等国王的宫殿和神殿神庙等十三处,建立了本教法律为世间最高法。在此十三代国王时,有相应的本教导师,分别是:木赤赞普、哈击巴、达伟李维、阿努差塔、森李嘎乌、德米特嘎、协布拉库、森波图勤、北本托青、北本托则十人,称为“修成法主的十辛”。在此基础上,按照“秘咒总摄”的说法,《护心九树干总摄》中记载:“木赤赞普传法于赤玛东学、学玛耶桑、李漫嘎波、郎吉贡加四人,在密法根基快灭绝时,此四人又传法于哈吉巴,加上四曼女神共计十个。”按照“心识部”的计算法,在《布谷鸟》中说:“在上面十辛基础上,加上申李木底、松巴乌嘎、隆青麻伟”等共计十三人。”此后到拉脱脱日年赞的“五赞普”时期,有所谓“雍仲本教法如日中天,智者译师、班智达的光照耀,消除众生愚昧的瞻部洲‘六庄严’”。“智者六庄严”是指善巧于五明的大食智者、内明学印度智者、外明学汉地智者、医方明的冲地智者、声明学的象雄智者、宇宙学的藏地木雅智者,此是《象玛》中的说法。这些智者都精通各明学,一切教乘,掌握三百六十种语言,具有神变足力。此六人是否到过藏地虽然不详,但藏地有很多法乘属于这六智者。吐蕃“五赞普”中的最后一位拉脱脱日年赞以前,吐蕃藏地没有佛教。别的教派所说的“拉脱脱日年赞时佛教初立”,事实上,如《札羌》中所说,从印度来了一位做金塔模子的人,指着佛塔说:“这是佛塔”,赞普也没有阻止这位做佛塔的人,说:“好像有一种叫‘佛法’的宗教存在。”《象玛》中说:“此前藏地没有佛教,拉脱脱日年赞时,天降一些佛法,有檀香木玛尼像、诸佛名称经。”《斯巴续部目录》说:“拉脱脱日年赞时起”及“作为藏地出现佛教时机成熟的标志,有一肘长的金塔,按法贤佛的意愿,由三怙主(三怙主:指观音菩萨、文殊菩萨、金刚手菩萨。)将佛法从空中施放到人间,降到赞普的手中,是大手印精要的印版、菩提忏悔经等,赞普不知为何物,那时佛法不流行,大悲观音稍传承”。由此看来,那时虽然有了一些佛法,但王臣都没有奉行,所以将其埋葬了起来,而只有大悲观音法传承。其他教派的《五意》(《五意》:由  所著的佛教历史书籍)中说:“在赤脱杰脱赞以前,在此雪域未听闻三宝的的声音,在其子拉脱脱日年赞之时,天降金塔、十善行经、诸佛名称经等于雍布拉岗宫殿上,此赞普以前未听闻作为佛法建立基础的‘三宝’”等,因此没有人皈依佛法,故说未听闻佛法之名称,这个意义上此说成立。总而言之,仅以名称的有无而判断佛法的传承与否,会沦为笑柄。因为从天赤七王到此赞普以前,都皈依于雍仲本教的四宝,今生、来世的恐惧、极大恐惧等都获得护佑,得到大乐果故。从此时到朗日松赞以前的四本教法王时期,根据《象玛》中记载:“神奇的四大教法弘扬,即广般若十万、戒律六传承、四俱舍对法、法相五部等,由此出现无数智者辛。”此期间在先前提到的十二本部,尤其是“本教四部”等得以弘扬,由此出现无数智者译师、班智达。“本教四部”的内容下面将详说。(“本教四部”的内容下面将详说:在本书中未在提及。)据《岭札》等书记载,在此赞普时,象雄董琼图庆和外象雄的班智达色尼嘎五、德本京擦玛琼、木雅吉擦卡布琼三人合称为“四智者”,遍历藏区的诸圣地。

 

其后是创立佛法五国王中的第一位松赞干布,其圆满具备净相、猛相,修习无垢金授记、十万颂两万遍、身具无垢光明等法本,在其后半生时,从印度传来佛教的星火。《斯巴续部目录》中说:从“神子松赞干布时”,到“那时有宝箧经、三宝经部、能断金刚、白莲花经,国王依次修习”。由此看来,国王在信奉本教的同时,也实修少量佛法,别的教派说松赞干布在藏地建立了佛教制度。在《象玛》中也有“从象雄迎娶李荻漫;从大食的沃木岭的黑白神殿中迎请辛饶祖师的十一岁等身像,并建立了‘腾青神庙’;从尼泊尔迎娶赤尊公主,迎请尼泊尔的神银质慈氏法轮,在拉萨建庙;从汉地迎娶文成公主,迎请汉地辛饶祖师八岁等身像,建小昭寺;将汉地的辛饶米沃的八岁等身像迎到拉萨并建立神殿;将印度的比丘阿伽师利拉马迪作为皈依处,迎来天成的檀香木神像,建立了拉萨十一面观音殿”等记载。但是,因为赞普信奉佛法,其护法神、世间的天龙等嫉妒,拉萨的小城堡被雷击,许多人被雷击而死,出现瘟疫、荒年,国王也在三十六岁时英年早逝。有一种说法是:此时有一位叫达玛的大臣认为“此佛法引起不详之事”,于是灭了佛法。《斯巴续部目录》中记载:“国王潜心奉信佛法,十三护法神、藏地的神回到天上,辖地出现种种不详,这些都是奉行佛法之过,此时有过一次灭佛事件。”有些人说赤德祖赞以前五代建立了佛教,但根据《札羌》中的说法,当时主要奉行的还是本教,佛教并未大量奉行。《斯巴续部目录》中说:“赤德祖赞以前,王政由雍仲本教辅佐”,“此前共有三十六代,王政由雍仲本教辅佐,国王的世系具有权势”。到赤松德赞吐蕃王系共传三十八代,其中松赞干布、赤松德赞两位奉行佛法,如果不计算在内,此前的三十六代国王都皈依本教,并获得今生的快乐和来世的解脱。又有人说止贡赞普也曾灭本,但在其前半生也可算是奉行了本教。从赤松德赞的前半生到其前的五位赞普期间,有九个具有大法力者、辛占巴南喀等本教导师,其中九大法力者的姓名前面已经说过。此外,在《斯巴续部目录》中记载:“凭借北李古、卓本图勤、嘉学张、汉地列耽芒布等的神变、法力,将纳西地、嘎公、冲地、汉地、门地等纳入吐蕃版图,镇压了四方的敌人,在拉萨的龙苑中祭祀,证悟的、修行秘咒的、学习法典的、祈愿的、兴建神庙、法塔的等遍布各地。此时,还有严李西达让、琼波布当苏泽、止贡赞普、琼波拉桑杰嘉、普鲁直则、郭波黑度地、达札竞香、努芒宁学赞、希西域嘉拉米拉瓦、嘎拉协泽萨、本伦色青、伟赤宋东类等无数获得智修成就者,还有许多获得成就的女本教师。像先前一样重视,并赐予本教师名誉。那时,赐予本教师的名誉分别有护持国王生活的‘近身本’、大臣的智囊‘辛臣’、国王的‘魂本’、了知世事的‘遍智’、弘法的‘本辛’、开示善恶因果的‘东巴智者’、被国王赐予重奖的‘大本教师’、对卑微者如慈父般对待的‘慈父’、守持戒律的‘辛尊者’、保障死者安泰的‘超度本’、开示解脱圣道的‘引渡导师’。如此,分别赐予不同的本教名称。”

 

 

第二节  赤松德赞时期本教遭到毁灭

 

一、灭本的时代

关于灭本时所处的国王、辛的朝代,《囊协幻钥》(《囊协幻钥》:此书为占巴南喀所著。)中说:“灭于赤松德赞之时”;《象雄耳传法》中说:“象雄的国王李木甲、门地国王班智李卡、吐蕃国王赤松德赞之时”;《极顶大法界》中说:“在大上师占巴南喀、严李西达让在世时,赤松德赞时灭本”;《象雄耳传法》中说:“有智者、持戒者、成就者护持教法,成就者传承教法,大法力和具有神变者守护教法,在象雄、吐蕃只有本教,没有佛教。那时,象雄有许多获得成就者,是成就者佐明吉尔钦的时代,吐蕃是巴基冲嘎波、东炯图钦、四智者和大上师占巴南喀的时代”。

 

二、灭本的因缘

 

(一)      因:

根据《斯巴续部目录》记载:“以前印度国王的领地有三个乞丐,积下许多乞讨来的财富,一时间产生了善良的意愿。三人决定修建‘夏绒卡雪塔’,但未修完即死去,死前共同许愿,‘为了能完成我们为来世积德而修建的未建成的塔,愿我们来世再转生为人’。其中,一人祈愿说:‘愿来生成一筹划着’;一人祈愿说:‘愿转生为修建塔的施主’;一人祈愿说:‘愿转生为修建者’。此三乞丐以祈愿之力在印度如愿降生,并修成此塔。死前三人又许愿,先前的建塔施主祈愿来世成为具有统治权力的国王,筹划着祈愿成为在藏地传法的僧人,建塔者祈愿成为在藏地灭本教的译师。后来三人如愿降生,分别为:施主转生为赤松德赞,筹划着转生为莲花生,建塔者转生为菩提萨埵。赤松德赞为王子,莲花生为幻化生之子,菩提萨埵为奴隶之子,因死前许下灭本之愿,故以其过而生于卑贱人种。”(可参阅一书。)

 

据《止协》记载:“现今之时劫,国王心生邪见,魔鬼皆盛行,恶业、乱世兴盛,是因为先前之时,止贡赞普邪愿所致。”

 

(二)     

1.

《斯巴续部目录》中说:“国王因夙愿而认为佛优于本,密修佛法,人虽不知,但神能知,世间的诸凶神不悦,神子赞普因而遭被不详,恶魔偷走魂玉,拉萨人畜瘟疫流行,战乱、雷击、冰雹不断,于是派人去找占卜者,找到一名叫白尼姑的占卜者,在王臣民齐聚场合占卜。国王问:‘为何会出现瘟疫、战乱、雷击、冰雹等灾祸,如何才能禳灾?’占卜者白尼姑说:‘尊敬的国王,在我们的国度出现瘟疫、战乱、雷击、冰雹等灾祸的原因是,有一个没有父亲的私生子亵渎污染了需要保持清净的神灵,要立即处置。’国王和大臣们恍然大悟,给占卜者献了金、玉等作为酬谢。大臣们又问应该如何抓那个私生子,并如何处置为宜。占卜者说:‘在众人齐聚的场合找出那个孩子,选几个不同的本教师,将其拴在牛背上赶往西南边地即可。’于是,召集了许多人去寻找,找到一位十五岁的孩子说:‘就是他。’将一些赎物等一起驮到黄牛上,赶到西南边界地方,那是印度的方向。对此,本教徒们说:‘昨晚梦见菩提树上升起一个太阳,此孩子像是个有缘人。’此孩子学习佛法,因为宿业觉醒,成为一个智慧、具有神变的班智达,取名为‘因札菩提萨埵’。因先前灭本的夙愿成熟时,被本教徒强行以赎救法驱赶,所以,对本教耿耿于怀,故而给赞普和大臣写了兴佛灭本的书信,国王对佛教起了两种信仰。”在《隐密注解》等中的记载于此相同。《扎象》中说:“大臣中有叫玉扎尼拉的说:‘尊敬的国王,若想做一些超越前辈的事业,应修缮被雷击毁的先辈建立的神庙,并引进印度的与本教不同,较本法容易修学的佛教。’大臣青木协说:‘此本教敬之则繁琐,学之则无边,修之却深奥,神、护法又易触怒,灭之为好。’国王因为夙愿,想超越前辈,说:‘兴佛’。”《隐密注解》中有“那时太阳失去了光芒,月亮也惨淡无光,门地国王班智玲嘎梦见能温暖三千世界的金色太阳降落到大地上,其后升起海螺一般洁白的月亮。将其梦告诉了王子弘雅,又将此梦告诉了门地大臣日瓦德学,这样一一相传,传到了吐蕃国王的耳中”等记载。

 

2.增上缘

德尊饶色护持“雅贡”的戒律传承,觉尊益希护持“庞西”的戒律传承,德尊饶色、觉尊益希两者从木斯色桑处接受戒律传承,后者从斯尼格乌处获长寿悉地成就。那时,东炯图钦、巴吉章嘎波、囊协力波、占巴南喀、李西达让等住世,本教虽得极大发展,但因时势衰微之原因,行邪者多,本教之律部亦戒律日渐松弛,出现很多放荡形骸不遵守戒律者,修习秘咒的本教师、辛等也沉迷于拥有法力的骄傲中。其时,虽然没有下部戒律传承,但因为有上部戒律传承,因此修学雍仲本教的四大圣地、十二小圣地、辛饶米沃切祖师的灵塔均光化于空中。由于守持戒律者日少,国王说:“就对菩提萨埵寄来的信,本律部持者作邪行的情形,日光、月光被遮蔽的情况以及门地国王之梦兆等综合的分析看,雍仲本教好像已到了该灭之时”,于是开始灭本。

 

三、灭本的过程

 

(一)      灭法

1. 象雄灭法的情形

 

根据《象雄耳传》记载:“赤松德赞之时有外臣十人、内臣十人、小臣十人,共计三十人,国王权势很大。降服大食财国,在边地、中间地带商路洪水冲毁处,答应以长木搭桥,负责商路畅通;降服冲格萨尔,负责四方水路畅通;降服印度国王,负责供应物品,试图进而征服象雄国王。那时是列木夏国王在位之时,象雄有军队九十九万东德,此外松巴东布穷以上的均属其领地。吐蕃只有四十二个东德,外加一个布穷,共计仅四十三个东德,吐蕃国王不可能直接征服象雄国王。吐蕃国王用心险恶,试图以诡计取胜。那时,象雄的国王有一个十八岁的名叫囊萨卓勒的妃子,吐蕃国王有一个诡计多端、其貌不扬的大臣叫纳囊勒智,他拿了一袋金子,送给了象雄王妃囊萨卓勒说:“囊萨卓勒,你被纳为象雄国王的小妃子,藏人自不必说,就是赞普也难以忍受。如果你有能征服象雄的办法,吐蕃国王将你纳为大妃子,并将吐蕃国三分之二的领土给你。”囊萨卓勒说:“象雄国王有大地难以容纳的军队,吐蕃的军队只能以斗量,正面作战不可能取胜,如果以计策智取,则不出下月,象雄国王连同他从象雄到松巴隆戈紧学地方的土地都将献于座前,静候佳音,我自有妙计。”双方商定将吐蕃军队进攻时间的信号放在山口。吐蕃的君臣、上千东德的军队往象雄进发,大臣纳囊勒智和赞普走在前,到达山口一看,只见一个装满水的锅中有一小金块、一小块海螺和一个毒箭三件物品。吐蕃赞普解释说:“满锅水是说下个满月时来,金和海螺是说把军队隐蔽在党拉地方的名叫金洞谷、海螺沟两地待命,毒箭是说通过伏击杀死象雄国王。”待安排停当,两个国王终于相遇,结果吐蕃国王杀死了象雄国王,留下“象雄十万军队败北,吐蕃数万军队获胜”的说法。

 

2.吐蕃灭法的情形

据《囊协幻钥》记载:“国王召集群臣说:‘我要从印度迎请佛法作为我的皈依处。’对此,郭赤桑亚拉说:‘年轻的神子、尊敬的国王,在祖辈国王中,止贡赞普因灭本法而夭折,年仅三十六岁时被臣民罗昂达色所杀;松赞干布灭本而折寿,三十六岁时去世,且佛庙为雷击,请吸取祖辈的教训。’国王说:‘奉行佛法是我前世的夙愿,无论如何都要迎请佛法。’郭赤桑亚拉说:‘此前三十八代中,从未有过什么佛法带来的恩惠,既然天子掌握着大权,一切悉听尊便。’”《斯巴续部目录》中说:“于是国王派译师从印度迎来规范师莲花生、因扎菩提等以及各种佛法,五百本教出家弟子同时改信佛教,将措阿湖的圣地改为佛教圣地。那时,玛西冲巴说:‘在此出现末世征兆,本教徒抛弃了先前的经典,奉行邪教使国家混乱,对于赞普、百姓都是徒劳无益。’对此,赤松德赞说:‘本佛两者谁是谁非、神变与法力孰大孰小,当作辩论。’于是,召集了很多本佛教徒,在山口搭起五彩的布帐篷,在札玛真桑宫殿中,让佛本一较高下。依世间三界的规矩安排,本之立宗者为昂达札鲁恭、那囊仲巴结,佛教一方的立宗者为释加荣吉扎巴、涅达赞冬色,所有的中立裁判者为郭赤桑亚拉,本教的答辩者为占巴南喀,佛教的为菩提萨埵。孰是孰非,让双方各自展开辩论。赤松德赞说:‘为了看看是非真伪、法力大小,需要比一次法力。’于是,开始比试神变法力,东炯图钦所做的是,骑鼓飞行于空中,莲花生在太阳刚升起时,挂法于阳光线;占巴南喀将空中的日月当钹敲,菩提萨埵抛掷金刚法器于空中,将金刚插在空中(不下掉);色夏日乌青跑到玛旁湖骑上海马飞上天空,努兰卡宁波将佛珠悬挂在空中;木雅吉擦卡布使河水倒流,龙威吉宁波在天空中画彩画;德吉玛擦玛琼让野兽像家畜一样驮运东西,哲韦吉洛珠抓来野兽挤奶;谷金堂玛博使鼓、钹燃火,郎祖夺仁钦驯化了鹿、狼、野驴等;琼博达扎顿足将虎、豹、熊、马熊等当做看门狗,玛阿扎日仁青在空中以跏趺而坐;严李西达让化身为鹰飞翔在空中,尕娃巴则砍下头颅后能完好如初的接上;北尼古在降神时,神直接降临眼前,八郭毗卢杂纳神行可比鸟飞;玛本土嘎三步即使黄河断流,严巴韦信在空中安置宝瓶;觉萨女本教师将剑打了三个结,郎卓根曲穷乃坐于大火中能豪发无损。对此王臣皆十分高兴。这样,按赞普的要求,佛本又一一比试技力、还魂、起尸、辩法等,对于这些比试的结果虽然在许多经、教言中都说本胜于佛,但不见引文。这样,为了给灭本找借口,国王让佛本僧人如此这般地折腾了许多,本教徒不服输,但一是国王因夙愿作用而喜欢奉行佛法;二是喜佛之臣在本教和国王之间挑拨;三是由于众生福气小,且多有恶行;四是吐蕃的众生没成为教法精髓雍仲本教的所化等原因,于是本教又一次被灭,命运不可逆转。那时,要求建立桑耶寺、镇肢、镇节的佛寺,虽然一般说承诺建一百零八座,但据说只建了三十座。那时,国王将诸身辛召集起来说:‘诸身辛,对于此生及来世因为佛法极善,故请灭本兴佛。你们本教徒是愿意皈依佛法做佛教僧人,还是愿意被驱逐到吐蕃四翼外的边地,喝酒喝尿请善加抉择吧。’对此,作为辛的占巴南喀在头骰子用的布面上,放了用于判别真假的骰子,挥着珠宝的棍在头顶转,怀揣一把金刀说:‘哎,听着,你们这些术士下人,好像偷了我的职位名号了。总的来说,人生难得,今天已经生为干净的人,不可能喝尿。’说着掏出金刀割掉头发揣在怀中,接着说:‘在吐蕃的地方,国王、为烦恼障迷误的众生及佛教僧人,均心向于所谓的佛法,如果要在国内推行白业,想要证悟正果,那么何苦分个你我?分佛本?智慧和方便圆满的国王,具有武力和明智,如果强行规定佛本中做出能与不能的选择,真是可怜;对于圆满天成功德者,要分出成就与否真可怜;对于本来清净者,分个清净与否真可怜。对明智法界自现的众生,区分善恶是佛教僧伽之误判,对此不悟而为教语所缚,寻找觉悟正果不得真悲悯。我如天空之日月,于众生无有爱憎之别,珠宝甘露降大地,对彼证悟空性的圣士,本佛两法实无别,敌人与亲子也无别。一因国王严厉,二因佛僧嫉妒,三因我证悟法性平等无别,因此我亦剃度出家。’说着割去头顶发髻而出家为僧。那时,所有本教师、辛都认识到本教被灭已在所难免,本来如果以武力推翻国王和乱臣易如反掌,但平静对待而没有采取极端的手段,一心专注于空性境。对此,国王也有所认识,此前大臣们灭本的各种伎俩也了然于心。本辛们将一些本教法本抄写在白色绸缎片上,有的将汉纸、藏纸着色后以墨汁书写,未及书写的对国王保密后伏藏。抄写好的法本有一些交给国王、臣民和妃子,极密法本则以铁水密封后藏在漆皮门宫殿中。”那时,佛教徒将很多本教经典更名为佛教经典,其中将本教心识方面之教法译成佛法的心性法界部;本教的“雍仲八界”译为佛法之“般若八千颂”;“雍仲本教金汁”译为“佛法顿见”;“本教隐密菩提心”译为佛“心识之下部”并作了修改;本“扎巴宝”译为佛“对治法上”。这样,将本教典籍改为佛教典籍,并改变了书名,毁掉了一些神庙、塔,有的则改名佛寺庙。那时,魔女斯巴女王很痛心,在国王梦中说:“把我的本教四门连同对治法共五部以及所有经典的注释等全部给我,如果不给而将其翻译或毁掉,则你不等奉行邪教佛法就会落入阿鼻地狱。”说完即消失。国王亦生恐,其后不敢肆无忌惮地毁灭本经或译为佛经。那时,白巴古、白学张、拉日色亚等四人为反对国王的行为,将一张白色犀牛皮坐垫、鼓、一副小鼓装入船中,驶向雅砻江中离岸一剑远的地方,白巴古摆好坐垫,祈祷神降临,刹那间雅砻江水倒流,大地四处水漫,现在拉萨、桑耶寺以外的地方到处都是河沙即是证据。四本教徒手持鼓钹飞行空中,降于央刚青序地方。象雄伟达、库堆夏许建、达罗夏如建、松巴韦果四人等许多本辛等将神变、圆光等方面的本教法让虎、豹、狼等驮着,去到东方霍尔、纳西和汉地;松巴卡切等人将本教法装入铜箱中让鹤驮着,去到蒙古穿猴皮衣的地方;象雄热巴坚、塔西邦布琼等一些人带着本教经典到了东方嘉绒地方;策本顿珠、嚢奔达替坚、色本恰泽等一些人各带着一函戒律、法规等去到大食地方;韦拉持、木雅达斯、琼波尼冲等一些本教师、辛等去到北方娘昂地方住于木业荣巴地方;东吉尔迥、娘北通等去到罗扎地方;严吉尔迥、象雄达替坚等去到尼泊尔的色日山。具有神变者有的飞逝于空中,有的化身入水、火和空气中,有的化身为大鹏、鹰和天鹅等飞逝,有的化为阳光而逝。那时,在吐蕃地方,除了四智者、十大法力者、李西达让、占巴南喀等外,其他本教师、辛各带着一部本经各奔前程。这些在《扎象》、《斯巴续部目录》等许多典籍中有记载。

 

(二) 伏藏

《斯巴续部》中记载:“占巴南喀对国王说:‘如果我出家当僧人,请不要毁灭本教的精髓雍仲本教,允许将其伏藏。’国王说:‘你出家后,将这些本教经典写在黄纸上,为使其不散佚,埋藏于地下,做好祈愿。’”据《扎羌》记载:“九大法力者、占巴南喀等在牛年春季将本教经典一一分类,包括‘伏藏王’一部、‘伏藏臣’四部、‘伏藏臣下臣’一部,共计六部,尤其是埋藏了‘大密伏藏五部’、一千七百‘小伏藏法’。在国王的每一座神庙中伏藏了一部本教法,这样在山岩、塔中,伏藏了很多本教经典。”具体而言,在何圣地埋藏何法的情形,一般为:教祖的教言包括“十万无上四部”、“十万一百零八小部”等的“十万四部”中的“十万陀罗尼”藏于松巴朗吉金学。所谓“十万陀罗尼”是指“十度”中的每一度一万续部,共计“十万”。“显经十万”藏于北方卓扎地方,包括“显经四大部”、“显经十万小部”,其中“显经四大部”包括“三界众生生死经”、“情器劫成灭经”、“三时如来缘起经”、“无上果位修法经”。“显经十万小部”是指“经四部”中有“三万三千续部”,其有十万显经小部。“秘咒十万”藏于象雄赤德琼隆地方,包括十万续部,即“外明咒续部一万”、“内秘咒续部四万”、“不属于两部的续部一万”、“凶咒续部一万”、“象雄巫术咒一万”、“慈悲咒一万”、“甘露药续部一万”等,共计十万部。“智慧续部”中分“深”、“不深”四部,“斯巴白光续”藏于罗札康庭地方,“八界抉择续”藏于觉若塔嘎地方,“慈悲阳光遍布续”藏于八卓老虎苑、狮子洞,“本教法性精要续”藏于拉萨的扎叶巴地方。本教法在吐蕃境内伏藏的情况为:在西部邬坚和吐蕃边界的象雄赤德琼隆、东部汉地和吐蕃边界的松巴朗吉金学、南方尼泊尔和吐蕃边界的扎娘玛不克建、北方霍尔和吐蕃的边界的李翁宫仁等八大伏藏圣地,伏藏了三百六十部法。“伏藏王”四部,分别藏于桑耶寺黑塔、青浦的格巴达珍、拉萨的大昭寺、后藏堆地方的协玛雍仲四地。“伏藏臣”三十七部,分别藏于珞域岗巴、冈底斯山颈、香山东部、芒郎山洞、芒域相镇、琼垄银色城堡、萨东乌则、巴卓达查桑格普、唐古拉山顶、左如嘎泽地、觉冲吉则神山、八夏雪山顶、强卓则山顶、觉若塔嘎、珞札唐厅、右如藏冲地、右如昌珠、扎甲邬、达哥岗顿、芒卡加昌、桑桑拉扎、雅拉香波山、芒波玛拉右角、泽吉普莫泽、罗班拉卡曲、拉努卡强、贡吉乌则、色塘戛瓦坚、察瓦绒、炯地黑崖、达纳羌普、贾拉普、仲给雅斯、芒域强郎、巴卓协曲、扎古桑玛、严吉哲乌山等。“伏藏臣下部”藏于吐蕃卫地的扎叶巴地方。此外,在纳木错的续莫公山冈、帕邦卡山顶的东面、僧格卡耶等地也藏了许多经典。经国王允许后,在桑耶寺中间的柱子中、四角柱子中藏了五个箱子,在大日如来的怀中藏了一个箱子,在弥勒佛的两眼中分别藏了一个箱子,在阎罗王和马头明王的怀中藏了三百部像雷一样凶猛的恶咒,在门外的鹞、狼和门槛下藏了鬼魅修习方面的经典,在镇口、四肢的神殿中分别藏了五部法,在九神、九琼、本教徒集中地、山岩等地藏了一百部法。在红塔、犀牛门宫、冲巴降、协及西瓦卡、龙琢达宗、赤沃达则等地也有伏藏法。

 

巴卡辛伯等也作了“愿此不得不伏藏的雍仲本教法像金子一样不改变,愿本教复兴到来之时,具缘的人士能得到此法并教化众生”等祈愿。四智者、琼波吉尔达美、占巴南喀等具有神变力的大辛以及具有神行法力的小辛等到多康一带埋藏伏藏法。这样,从冈底斯山琉璃洞以下到汉地康定以上的广大地区,伏藏三百六十部教法以及小的伏藏法无数,做了黑白两种祈愿。本教师、辛等有的以神变法力各自消失,有的飞往空行刹土,有的顺应政策,换掉以前本教等装束,头戴熊皮帽,身披破旧的披风,手持锡杖,背上一个小书袋去到松巴朗吉金学。

 

(三)出现报应

此有两种说法,即《象雄耳传法》的说法和《北传伏藏法》中的说法。第一种说法,赤松德赞杀了象雄国王,将象雄的上万军队上调,松巴的上千军队下派,象雄国王的大妃子琼萨措家玛对吐蕃国王十分仇恨,迎请来杰尔邦郎叶力波,说:“尊敬的护身辛,吐蕃的国王赤松德赞杀死了象雄国国王列木夏,本教法令的绸缎之结被松开,国王的政法之杠杆断,雍仲本教被灭,沦落到今天的下场,有很多仇恨和不满要向你述说。”杰尔邦郎叶力波说:“我有叫做‘布’的法,以一两金子修炼三年就可以毁掉吐蕃四翼。我还有叫做‘琼’的法,用半两金子修习三个月就可以毁灭雅隆地方的赤松德赞一伙。还有叫做‘沃布’的法,用一钱金子修炼七天即可以杀死国王,你说我应该怎么做?”琼萨措家玛怀有慈悲之心,说:“请不要殃及无辜的人民,杀死吐蕃国王复仇就可以了,请修炼‘沃布’吧。”杰尔邦郎叶力波在达若的湖中小岛上搭起有鹿图案的丝绸帐篷,坐在丝绸的坐垫上,以一钱金子修炼了七天七夜,将金子分成三份,一份在下午抛出去,使得在所嘎奔波日山上睡觉的七头母鹿,两头被杀死,五头受惊,今天还有叫“雅隆鹿惊”的地方;一份在中午抛出去,落到雅隆香波谷的湖中,湖水干涸,水中的龙逃走,现在还叫“雅隆干湖”;一份早上抛出去,打在秦瓦达则宫上,燃起大火,国王惊吓致病。此时,聪明的国王说:“因为杀死了护持本教的国王,毁灭了雍仲本教,今天早上的事是杰尔邦郎叶力波生气了,要重新护持。”于是,派遣了一百骑使者,携带了许多黄金去请杰尔邦郎叶力波。到达扎西隆地方时,使者遇到一个象雄人,给了他一些金子问:“杰尔邦郎叶力波住在什么地方?”那人回答说:“杰尔邦郎叶力波住在达若的湖中小岛上,但是随时都化身为他物,不易看见,祈祷即可现身。”于是,使者驾驶着船往小岛驶去,只见在丝绸坐垫上,有一只发光的野羊角,知道那是杰尔邦郎叶力波的化身,于是对其顶礼、献上黄金,述说缘由并祈祷,琉璃的野羊化身为杰尔邦郎叶力波说:“杀死护持本教的国王,灭了雍仲本教,对此本来恨之入骨,但考虑到如果杀死吐蕃国王,臣民将陷入痛苦,所以这只是适可而止的报复。”对此,吐蕃使者说:“吐蕃国王身体欠安,百姓痛苦,所以出现了这些本教师、辛的惩罚,现在国王请上师你回去,请你回去吧。”杰尔邦郎叶力波说:“既然这样,那么我有三个条件:一是新建一座象征象雄王的塔;二是将雅隆索卡分给谷热之人,且不征大臣及上师之税;三是不毁属于我象雄的三百六十部本教法。”对此条件,吐蕃使者商议答应后,将其迎请回吐蕃。吐蕃的国王、大臣和百姓顶礼有加,纷纷说:“什么都听你的。”于是,杰尔邦郎叶力波举行了“秘咒”法事,从国王的身体中取出很多金马、金鼓之类的东西,国王病愈,人民亦不再痛苦。

 

第二种说法,据《北传伏藏法》记载,在灭本后,佛教僧人也一时行为混乱,借口修大手印而玷污民妇、民女;借口会供而食人尸;借口做圣药而用各种不净之物,故惹怒国王守护神,亚拉香波面西,唐拉亚学面北,玛加邦拉面东,冬拉贡札面南,净类神回到天上,地方神及女曼神等逃往别的地方,将本教神像抛弃于不净之地,代之以印度的半人半神。因为佛教僧人举行没有教言依据的超度仪轨,结果死人都变成了鬼而作祟,人畜中瘟疫蔓延,天久旱不雨。一个董族的本教咒师德尔局,举行了“十八雷电”仪式,嘎琼藏经庙被击毁,国王也染疾。佛教僧人做‘长寿仪轨’亦未愈。此时请算卦,占卜说:“其为驱本之果,请回本教师、供奉国王守护神、将占巴南喀请回,即可痊愈。”那时,对扎卡瓦坚地方的一个叫纳觉萨的女本教师说后,她说:“我去迎请。”有人说在北方娘昂地方的本教师、辛都已经死亡,她说:“那些辛住在北方邦宫家里役使红眼岩罗刹,挤着瘦弱野兽的奶。”“那么请你前往,将本教师、辛迎请回来”,献了一斗金银。女本教师骑着一匹能飞的九腿骡子,一边祈祷董族的神灵,与辛们相遇后,说:“由于吐蕃发生了很多灾难,现在请辛们回去。”对此,木雅杰察卡说:“为本教而去无意义,为悲悯众生值得回去。”于是辛们开始返回,当来到桑耶寺外时,看见建有四座佛塔,觉辛夏嘎问:“此为何物?”回答说:“其为美乍四宝塔,如围绕走一圈则染垢净。”觉辛夏嘎说:“有为法构成的佛塔有什么神奇的?”说着向空中做了一个手印,即刻在空中出现了一座“降敌怒号雍仲聚塔”,从其发出的光照在拉萨岩上,其即是今天还被称为“天成琉璃塔”的。走进门时,库本通札问:“那个长有长爪子的是什么东西?”回答说:“那是猛相门神玛哈嘎拉,如果向其顶礼,可除中碍、保顺利。”对此库本通札说:“世间皆为神及驻锡地,猛相门神如何护?”做了一个弹指法,即刻化为尘土,所以至今寺院都没有门神。走到顶部,松巴木觉见到大日如来主尊、伴神以及驻锡地的泥塑像,问:“这些是什么?”回答说:“这些是主尊大日如来和八大菩萨,若顶礼、供奉可获共同及殊胜成就。”对此,松巴木觉说:“有为法构成的塑像不可能产生共同及殊胜成就。”说着,剖开胸部,但见在其怀着装藏有本尊神双身和合像,佛教僧人、大臣惊异万分。然后,进入宫殿,行繁文缛节之礼与国王见面。本教师说:“为了镇服危害国王的鬼,要建一座神殿。”就在白噶林建了神殿和本教式的黑塔。(本教式的黑塔:此在《五部遗教》、《拔协》中有记载,由囊达扎鲁公建立,伏藏有许多本教经典。)这样,国王的病渐渐好转。今天这个黑塔能镇魔就是这个原因。占巴南喀也弃佛从本,为国王做长寿灌顶而使其病愈。为此,国王献给本教师三个地方,上部沃木隆、下部工布、中部羊卓三地。上部献了三部族,即索、索安、罗沃。卫地方献了三部族,即色、隆、工。献了拉萨三平原作为敬神的场所,雅隆索卡为居住之地。那时,国王说:“佛本各灭一次,现请回来了,掘出以前本教伏藏法,与佛法并行”,下了佛本并行的诏令。这样过了三年之后,佛法僧人、大臣又从中离间,国王命令只能奉行佛教,但未根除本教,所以现尚有本教留存。赤松德赞有三妃,分别为汉妃、次朋妃玛坚、仲妃噶母。汉妃、仲妃噶母无子,但因喜欢佛法,权势很大。汉妃还有“坡拥妃”、“金象妃”等不同的名称。次朋妃是三子之母,因为喜欢本教,故被国王冷落而权势小,佛教僧人对次朋妃也多有诋毁之词。其三子为:长子牟尼、次子牟汝、三子赤德松赞。牟尼继承王位,在桑耶寺建立大会供的基础,三次分财富,在位一年零七个月,后为母毒杀。佛教僧人为其做超度仪式,但没能收服其灵魂,附于人体,胡言乱语。由此,人们得知佛教僧人的超荐法事没有根源,是模仿本教的,从此失去信仰。占巴南喀收服了灵魂,国王很信任,说:“如果没有辛超荐本教法,死者阴魂不散。”超荐本是所有本教法中最早被欺骗盗用的,今天还有“超荐牟尼本法”。如在《札羌》中所载:“将喜欢本教的神子驱逐,由于牟尼、牟汝相继被杀,赤松德赞去世,王位面临无人继承,于是从坝卓地方迎来赤德松赞继承王位。那时,有的说吐蕃的臣民对赞普失去信任,赞普从祖上之宝库中取出本教经典、药方明、工巧明等,与琼波杰尔达美伏藏于坝卓地方的山洞。还有的说,国王和杰尔达美把全部‘橛续’托付给六个护法,伏藏于坝卓地方的山洞。此国王也短寿,五十九岁时去世。”此与《北传伏藏法》、《协囊幻钥》中的记载相同。也有的说,由于仲妃噶母受国王宠幸,引起次朋妃玛坚、文琼两人的不满,被投毒暗害,三十六岁去世。赤德松赞有三子,其中达玛、赤祖德赞因为福气大,得到能够统治瞻部洲三分之二的预言,十八岁兴建文降工九层楼宫殿,迎请克什米尔的子那密札以厘定后的语言对旧译的佛法典籍做了审定,力行三相苦行,下令除说一切有部的戒律以外,不准翻译秘咒和其他。后又根据印度制度,改革、统一了藏族的度量衡。每一个僧人分七户供养人家,国王顶礼于僧人足下。在赤祖德赞时,佛教得到极大发展。赤祖德赞的护法是本教师琼波达扎顿足、象雄本教师邓当加瓦两人,他们能使水倒流,如果向镇地方的山击鼓,每一次鼓点,能使山上长出郁郁葱葱的柏树,如果向山岩击钹,能出现七道清澈的泉眼,法力很大。达玛即位后发布命令说:“凡我统治的疆域内,不准诋毁本教,不许抢夺持鼓者的财物。”赞普达玛的护法是木雅的本教师家松巴列、色地本教师意西巴,有与泥塑像说话、收服非人等不可思议的法力。在赤达玛沃松、赤德用丹的时候,索赤托加瓦、娘般多吉卡、雅果美赞、北学张等为护法,各具神通。索赤托加瓦能撼动须弥山,使大湖干枯;娘般多吉卡能在空中飞行;雅果美赞能化身为虎豹等,一顿饭的功夫就能从象雄取来咒;北学张将算卦的口袋抛到空中,天空立即弥漫了黑烟,发出咂啦啦的吼声等,四人各自具有神奇的能力。在巴廓赞时,帕瓦赞勒为其护法辛和大臣。在扎西西德尼玛贡时,以色嘎曲尼为护法。这些都是从以前的各种典籍中收集、记录的。此后,王权被民所夺,国王的世袭中断,吐蕃进入分裂时期。也有一些历史说,此后在国王世系继续传承的地方,以本教师为护法的制度也在继续,但不足为信,故未引用。今天,在工布地方还有原吐蕃王室后裔在村寨中乞食度日之说。

 

文章录入:红尘法远    责任编辑:红尘法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 搜索 高级搜索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心 | 友情链接 | 客户留言 |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9 雍仲本波网
    京ICP 备12041266 站长: 红尘法远
    版权所有: 雍仲文化传播中心
    本站承诺:为更好的弘扬雍仲本教,本站所有搜集的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通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