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觉悟道
雍仲本波佛教网
www.bonpo.com.cn

最新图文 更多内容
     
 
  热门文章 更多内容
 
     
     
 
  推荐文章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吉绒寺法讯:8月,古老的象雄传承…
南卡坚赞仁波切莅临吉绒寺
吉绒寺放生牦牛暨为新建佛塔举行…
夏匝佛学院法台吉美旺修堪布莅临…
吉绒寺高等五明佛学院禅堂功课表
吉绒寺高等五明佛学讲修院功课表
吉绒寺寺院介绍
纪念夏扎巴虹化大士吉绒寺觉姆佛…
2014年吉绒寺·七天超度法会8月7…
吉绒寺引山泉水入寺工程
 
     
     
 

我与吉绒寺之缘
作者:泽绒洛吾…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1207 更新时间:2015-7-2 14:10:18

 

吉绒寺是高僧大德辈出的地方,西藏大圆满历代高僧当中非常著名的雍仲益西、雍仲坚参、近代著名虹化成就者达瓦扎巴大师等都出世于吉绒寺、在吉绒寺修行,最后也成就于此地。他们在吉绒寺圣山的岩石上所留下的脚印、手印和用手指写的文字至今依然留存,大家有目共睹,由此可知吉绒寺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吉绒寺和易日寺都是嘉绒格西家族在炉霍所建的家庙,吉绒寺也是阿车大圆满的修行净地。其具体位置在甘孜州炉霍县雅德乡邓达村,炉霍与朱卧的交界。

 

我从二十七岁的立春开始,在炉霍吉绒寺闭关,历时一年半左右,但不是在吉绒寺里,而是在吉绒寺上部的达扎修行院。那里曾经有一座女众修行院,大概有六十位尼姑在此修行,但在文革时期被毁,一直未修复。后来我们在此处重建了女众佛学院,叫做达瓦扎巴女众禅修院,目前有九十多名尼姑、两位堪布、一位堪母。祈麦雍仲活佛为女众佛学院院长,江华嘉木措大师为大堪布,格西西饶金巴为副总堪布。

 

 

我在那里闭关时,还没有女众修行院,那里的修行者全是居士。当时很多居士住在此处,念经吃斋,弃恶从善,践行佛法。一年半闭关期间,第一年修的是普巴金刚即胜厥本尊,第二年修了马头明王金刚。我当时边诵修本尊,边写作藏族历史或查资料,有时候还为当地居士讲讲课,日子过得非常充实。我当时的工作很多,比如打卦、算命、看风水、念经、修行,所以那些村民非常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他们。中午十二点半至两点半是我与他们见面的时间,不管男女老少,都可以来见我,但过了两点半我就开始做功课。

 

 

当国家的宗教政策落实后,吉绒寺获得炉霍县政府的批准并得到恢复,由著名虹化者达瓦扎巴的转世南喀俄色活佛负责管理。后来又由著名实修者江华嘉木措大师接管吉绒寺,在两位活佛、喇嘛的带领下,吉绒寺日复一日地恢复。当地村民非常尊敬和喜欢江华嘉木措大师,我也非常敬佩他的为人、修养。当时吉绒寺有二十多名僧人,有的在印度曼日寺学习,有的在夏匝佛学院学习,有的在阿坝夺登寺学习,也有的在本寺里学习。

 

 

由于曾在吉绒寺修行院闭关修行,那里的村民和僧众都对我非常好,也很敬重我。他们每年的定期法会我都要去参加,每年的八关斋戒、灌顶法会我也都参加。有一次我跟祈麦雍仲活佛——吉绒寺现任住持一同从成都前往炉霍吉绒寺,晚上住在炉霍县城。当晚吉绒寺的几名僧人来到县里对我说:明天寺院安排迎接您,到时还望您能配合我们的迎接。那晚我很高兴,因为有人迎接我,谁赞美或迎接我,我就喜欢;但无论谁批评我,我都不喜欢。第二天我们到寺院附近时,那里有一百多辆车和几百辆摩托车来迎接我们,但当时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在我车里的那个人会是他们未来的住持活佛。

 

 

当我们到了寺院时,我为当地百姓和僧人们讲法,举办了简单的灌顶仪式,晚上按照寺院的安排在寺院僧房里住。当晚来了很多人找我聊天,有人顺便问起祈麦雍仲活佛是哪里的人、属什么,祈麦雍仲回答道:我是新龙的,属鼠。有的老人说:曾经有位高僧预言如果有一天一位属鼠的僧人从南方来到吉绒寺,而且不是亲自来的,那么他就是你们的住持活佛。刚好他就是属鼠的,是南方来的,而且不是亲自来的,因为当时他们迎接的不是他而是我,这也太巧了吧。此时此刻,很多僧人和年老的村民问我:这会不会是我们的活佛?我答:我不敢说他是吉绒寺的活佛,虽然目前的种种善缘表明他跟吉绒寺有缘,但不能由此推断他就是活佛。当地老百姓很喜欢跟我一起的年轻活佛,僧人们也表示认可,但不足以确认他就是活佛。藏传佛教活佛认定的程序是很严格的,不但需要有前世活佛的预言,还要有国家的认可和当地百姓与僧众的认可,并通过真正的高僧大德的认定,才能确认为活佛。

 

 

当时所有的群众和僧侣都希望由我替他们核实祈麦雍仲是否是他们的活佛。我没办法推却,只能依着他们接手这项工作。但我一个人无法证明他是活佛,于是我去了阿坝夺登寺拜见赤瓦活佛,因为赤瓦活佛是藏传佛教各大教派公认的大德,他鉴定过很多活佛,只要他认可,我心里就有数了。我与恩师赤瓦活佛见面并如实汇报了此事,恩师也觉得这一切缘分来得太巧合了,但不能以此推断他就是活佛。我问:那该怎么办?恩师答:这样吧!你先回去,我闭关一百天之后再给你回话。恩师当时非常负责任地进行认定仪式,包括闭关、求护法等。

 

 

一百天之后恩师来电,让我去阿坝接预言授记的结果。当时我在深圳,没能去。我让寺院的管家和一个僧人去了。后来我看到了授记内容,跟以前那位高僧的预言授记完全吻合。祈麦雍仲就这样成了吉绒寺的住持,善缘就是这样慢慢地成熟。我以为吉绒寺有了活佛,就不再需要我操心了,其实认定活佛只是开始,更多事情还在后头等着我去处理。有一天我在五台山,接到祈麦雍仲的电话,他问我:格西达瓦丹增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他能来咱们寺院,对寺院有没有帮助?我答:达瓦丹增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大格西,如果他能来吉绒寺,别说对吉绒寺有帮助,对整个炉霍县都是福分。他说:那我让他来吉绒寺建尼姑院可以不?我说:这可能是个善缘,值得高兴,只要格西愿意。吉绒寺女众佛学院的善缘也在一点点地成熟

 

 

通过祈麦雍仲活佛,达瓦丹增跟吉绒寺也结上善缘。达瓦丹增是一名颇有见地、修为很高的格西。他到炉霍吉绒寺重建女众佛学院,为吉绒寺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有一次我跟几个汉族居士一同去了吉绒寺女众佛学院,当时达瓦丹增和二十多名尼姑在那儿修行。达瓦丹增对我说:我只是在此处建了一座尼姑院,因为这里是达瓦扎巴大师虹化的地方。以后谁来接管都可以,我只是先打个基础。我答:你可不能那样说,你还年轻,以后你要干的事儿多着呢。当时达瓦丹增对我开玩笑道:人生无常,谁知明天会发生什么。结果真被他说中了,不到半年,达瓦丹增大师就离开了我们。

 

 

达瓦丹增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的精神永远活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那一次,我与达瓦丹增、夏匝佛学院院长仁增堪布受新龙县玲布寺的邀请,主持吉祥伏魔佛塔的开光法会。法会结束后我与达瓦丹增一起回炉霍。晚上达瓦丹增和几位僧人去吉绒寺,我跟我弟弟来到县城,晚上就住在那。第二天十点钟左右,我跟我弟弟一起准备回易日寺,此时我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格西圆寂了。当时我措手不及、不知所措,直接跑到吉绒寺。那里的村民、僧人们都不知如何是好,全愣愣地站在那里流眼泪。于是我就给吉美活佛、李西活佛、格西活佛、生根活佛打了电话,把格西圆寂的消息通报给他们。当时有吉绒寺的僧众,以及来自新龙、夏匝佛学院、易日寺、旺达寺、夺登寺的僧人等约三百人,开始举行佛事活动。

 

 

我当时担心的不是格西本人,格西不用我们操心,我担心的是那些尼姑。因为当时已经有了六十多名尼姑,都奔着达瓦丹增大师来到此处,如今格西圆寂了,女众佛学院有可能因此而解散。后来阿坝郎依寺的大堪布格西西饶扎巴,阿坝夺登寺的活佛索南嘉木措、尕尔戈堪布,以及松潘尕美寺的堪布,西藏丁青寺的堪布都来参加法会。当时一名叫旦增噶桑的格西也与丁青寺的堪布一同来到吉绒寺。我们一致希望由旦增噶桑接管女众佛学院,因为他是达瓦丹增的同学,还是他的室友和亲戚。这位格西虽然不太愿意,但禁不住我们一致挽留,只得接管吉绒寺女众佛学院。可不到一年半,格西旦增噶桑就因为生病离开学院,回到老家。

 

 

有天早上早课时我接了个电话,是祈麦雍仲活佛打来的。活佛说:格西因为生病离开了吉绒寺,您替我想个办法怎么处理这事儿。如果你们都这样撒手不管,那我也不当活佛了,去帮你管理学校。我知道活佛是在跟我赌气,我说:活佛可不是说当就当,说放弃就可以放弃的,但这些事情可以慢慢处理,您别着急。我记得那年我与祈麦雍仲一同去夏匝佛学院参加雍仲本教联合会时,他表示希望江华嘉木措大师接管女众佛学院,帮他管理这一块。但当时江华嘉木措大师在易日寺接任闭关室堪布一职,这也是我安排的,我不好意思再让他去接管吉绒寺女众佛学院。我对祈麦雍仲和吉绒寺的僧人们说:你们先不要着急,我跟江华嘉木措大师商量一下。我到易日寺拜访了江华嘉木措大师,对他说了吉绒寺和易日寺目前的现状。当时大师想了很长时间,回答道:我听出来了,我去吉绒寺吧。就这样江华嘉木措大师也与吉绒寺的女众佛学院结了善缘。

 

 

后来因为大师年事已高,很多事儿不便处理,所以我们又邀请了一位堪布,那就是现任的堪布格西西饶今巴仁波切。如今吉绒寺有两位堪布,一位堪母,一位活佛,九十多名女众修行者和二十多名僧人。我每年要在吉绒寺给僧尼和当地百姓讲半个月的课,夏季时讲七天,春季时讲七天,我与吉绒寺就是这么个缘分。

 

文章录入:红尘法远    责任编辑:红尘法远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 搜索 高级搜索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心 | 友情链接 | 客户留言 |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9 雍仲本波网
    京ICP 备12041266 站长: 红尘法远
    工信部备案管理系统:http://www.beian.miit.gov.cn
    版权所有: 天津融宝尚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雍仲文化传播中心
    本站承诺:为更好的弘扬雍仲本教,本站所有搜集的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通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