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觉悟道
雍仲本波佛教网
www.bonpo.com.cn

最新图文 更多内容
     
 
  热门文章 更多内容
 
     
     
 
  推荐文章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藏族早期史籍中与丝绸之路相关地…
苍茫的象雄背影
象雄绘画非遗项目负责人赤增绕旦
古象雄理发择日
孜珠神舞 象雄文明的“活化石”
象雄都城 本教高僧的惊人发现
踏察神秘的象雄古城
象雄文字—残存于苯教古经书中的…
揭秘:西藏古象雄文明四大惊天谜…
象雄历法书中关于理发的吉凶禁忌
 
     
     
 
那些逃过藏传佛教清洗的象雄遗物
 
作者:萧春雷 文章来源:转自:国家地理中文网暨华夏地理 点击数:1076 更新时间:2016-4-27 17:48:31

 

札达县墓葬中出土带有花纹的黄金面具。
摄影:金书波


    框哥说:西藏上古时期长达千年的象雄文明,留给今天的遗物只有一些可疑的碎片:岩画、墓地、墓葬、民间遗物等。本文作者认为,自吐蕃王朝晚期,得势的佛教对象雄文明进行了大规模的清洗和改写。

 

撰文:萧春雷

摄影:杨延康

 

  公元7世纪之前的象雄是一个伟大的王朝,屹立于藏西北长达一千年,西连波斯,南邻印度,东接吐蕃,与各种古老文明相互激荡。毫无疑问,正是受到西亚文明的影响,象雄才形成了独具高原特色的本教文明;而本教神山冈仁波齐,也影响了南亚的古代宗教,至今每年还有不少印度教徒和耆那教徒前来转山。吐蕃王朝作为后起之秀,既是象雄王朝的终结者,又是象雄文明的继承者——本教在藏区的传播、兴衰,都与它密切相关。薪尽火传,历史就是这样无情。

 

古如甲木墓地出土有王、候、羊汉字的丝绸。
摄影:金书波

 

  20065月,古如江寺门外公路边,一辆载满货物的大卡车稍稍偏离了公路,陷入了一个大坑。寺僧后来继续挖掘,发现了一个二次葬的墓穴,人体骨骼分成几包,用丝织物包裹,另外还堆放着陶罐、铁刀、铜钵、茶叶、供几、金箔碎片等随葬品。最引人注目的是包裹头骨的那块织锦残片,黑底,上面织有龙、虎、凤凰、羊等红色图案,还有几个小篆体汉字。经过碳十四测定,铭文锦残片距今1747±23年,即公元264年前后,相当于中原王朝的三国时期。

 

卡尔东石祭坛出土的双面裸身铜人像。
供图:霍巍

 

  我在古如江寺看到了这块铭文锦残片,陈旧,破烂,寺僧将它们小心翼翼夹在两块玻璃之间保护。目前,西藏与内地交往的最早证据,是发现于吉隆县的7世纪初的大唐天竺使出铭摩崖石刻。这片偶然的织锦,证明早在3世纪,中原王朝的奢侈品就来到了象雄的时空里。

 

 古如甲木墓地出土物:包裹尸体的丝绸

 

  我一直觉得,象雄是一个空框,我们只知道它的基本时空边界:公元7世纪以前,藏西北地区。汉藏文典籍描述的象雄,要么含糊其辞,要么存在争议。例如《通典》说象雄没有文字,吐蕃史料记也载7世纪吐弥桑布扎首次发明了藏文,但仍有不少学者言之凿凿,说存在一种象雄文,有人甚至还能读写。事实上,除了其宗教,我们对象雄的了解几乎是空白,谈论什么是象雄文化为时过早,我们能抓住的,也许只有偶然飘落在象雄时空里的一些碎片。

 

 古如甲木墓地出土物:骨骼

 

古如甲木墓地出土物:用具

 

  这的确不可思议,一种长达千年的文明,留下这么可怜的一点遗物。我怀疑,自吐蕃王朝晚期,得势的佛教对本教为核心的西藏上古史进行了大规模的清洗和改写。

 

  我的猜测得到了西藏社科院的顿珠拉杰研究员的证实,他说:佛教对西藏的早期历史,的确有过清洗和改写。8世纪,莲花生大师入藏,就把本教神灵收为佛教的护法神。第二次,古格王把阿底峡大师请来后,马上颁发了禁止本教的国王令。作为佛教后弘期的起源地,古格也是崇佛反本最彻底的地方割据势力。到了后来,阿里地区本教徒绝迹,就是因为这原因。至于窜改、伪造经文和史料的例子,也有不少。

 

 古如甲木墓地出土物:铁器、陶罐

 

古如甲木墓地出土物:头骨、木制品。

 

  阿里地区排挤本教的故事,我在狮泉河也曾听说过。洛桑山丹活佛是阿里地区政协副主席、佛教协会名誉主席,那天,我们去他家拜访,说起本教话题,他说:从前阿里这边是严禁本教的,要是有人家请本教法师做法被抓到,主人家要罚一匹马,法师罚二两黄金。这样本教就站不住脚了,只好跑到那曲那边去了。

 
古如甲木墓地出土物:陶罐

 

 古如甲木墓地出土物:石器

 

 古如甲木墓地出土物:织物

 

  随着本教退出阿里,象雄王朝的遗迹成为无主之物,迅速毁坏、散失,或者被佛教改造利用。传说象雄国在冈底斯附近筑有雄伟的四大城堡,除了首都穹隆银城,还有普兰猛虎城堡、门香老鼠城堡和麻邦波磨城堡,随着王气黯然消散,城池亦灰飞烟灭,像从不曾存在过一样;本教神山冈仁波齐,也被佛教接管,四周建造了许多塔寺,变成佛教圣地。在很短的时间内,象雄庞大的遗体就被肢解、消亡、遗忘,只剩下一些漂移不定的神话和传说。

 

 古如甲木墓地出土物:铁器

 

 古如甲木墓地出土物:石器

 

古如甲木墓地出土物:铁器

 

    幸好,事情没有到不可收拾的绝望地步。既然我们明白了象雄的时空边界,还是可以通过考古和田野调查,收集逃过清洗的象雄时代遗物,恢复它的只鳞片爪,例如岩画。在阿里西部的日土县、札达县,我们看到过许多处岩画,它们通常凿刻在山崖上,用简练稚拙的线条,勾勒出牦牛、马、羊、鸟和人物的形象,很少出现日后流行的佛像。当地牧民将岩画称为鬼画,认为非人力所为,虽不崇拜,但相当敬畏。据考证,它们多创作于3000年前至1000年前之间,与象雄时空基本重合。多数学者认为,它们属于象雄文化,描述了象雄牧民的生活和梦想。

 

民间收藏的象雄遗物:托迦。
摄影:王身敦

 

 民间收藏的象雄遗物:头像。
摄影:王身敦

 

  出现在象雄时空里的遗存,还包括藏西北的前佛教建筑。过去,人们认为生活在这里的游牧部落,漂泊万里,以帐篷为家,没有留下建筑遗迹,佛教塔寺就是最早的建筑。近年来,已经发现了不少前佛教时期的建筑。我去看过札达东嘎村附近的丁东遗址,满是砾石的山坡上,立着一排佛塔,就在塔下,考古学家发掘出了几间房屋的石头地基,年代为距今2065年前后。显然,这是一处象雄聚落,象雄人也居住在房屋里。

 

 民间收藏的象雄遗物:托迦
摄影:王身敦

 

 民间收藏的象雄遗物:托迦
摄影:王身敦

     佛教传入西藏后,深刻影响了藏族的葬俗,火葬和天葬成为主流,墓葬十分罕见。阿里地区的古墓葬群,当地人多称门朵或门热,意为门之墓,传说门族是一个古老的部落,信奉一种独特的宗教,人死后一定要入土埋葬。许多墓葬遗址上都竖立着白石碑,称为列石,就像我在泽蚌遗址看到的那样。这些前佛教时期的墓葬群,显然包含着象雄时代的信息,值得学术界慢慢解读。

  

民间收藏的象雄遗物
摄影:王身敦

 

 民间收藏的象雄遗物:托迦
摄影:王身敦

 

  象雄时空——如此漫长的时间,如此广袤的空间,还有很多没有进入我们视野的人类文化遗存。这里仅举一例。20029月至11月,顿珠拉杰与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约翰布赖查教授一道,对藏西北进行了52天的田野考察,共发现了前佛教时期的14处古城堡和庙宇遗址、7处洞穴岩画、20处古墓葬遗址(共计1千余座墓葬)、10座白石碑遗址(近达200根石碑)(《西藏西北部地区象雄文化遗迹考察报告》)。这很让人意外,一次认真的考察,就收获这么大。它们丰富了我们关于象雄的知识,也使这个虚无飘渺的王朝,回到一种物质存在,变得可以凝视和触摸了。

 

文章录入:红尘法远    责任编辑:红尘法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 搜索 高级搜索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心 | 友情链接 | 客户留言 |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9 雍仲本波网
    京ICP 备12041266 站长: 红尘法远
    版权所有: 雍仲文化传播中心
    本站承诺:为更好的弘扬雍仲本教,本站所有搜集的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通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