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觉悟道
雍仲本波佛教网
www.bonpo.com.cn

最新图文 更多内容
     
 
  热门文章 更多内容
 
     
     
 
  推荐文章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西藏藏医专家:藏医药发源于西藏…
藏族早期史籍中与丝绸之路相关地…
苍茫的象雄背影
象雄绘画非遗项目负责人赤增绕旦
古象雄理发择日
孜珠神舞 象雄文明的“活化石”
象雄都城 本教高僧的惊人发现
踏察神秘的象雄古城
象雄文字—残存于苯教古经书中的…
揭秘:西藏古象雄文明四大惊天谜…
 
     
     
 
阿里的未解之谜——象雄文明印象片断
 
作者:文/图 索…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760 更新时间:2016-12-4 14:56:55

 

    从大量藏汉文史书及人们的研究成果来看,西藏西部的阿里一带曾经出现过繁荣昌盛的文明古国——象雄。藏文史书《玛法木错历史》、《本教源流》等都有关于象雄的详细资料。《本教源流》称象雄分为三部分:里象雄、中象雄、外象雄,在藏语里分别叫做象雄普巴、象雄把尔巴、象雄果巴。象雄普巴指的是冈仁波齐、玛旁雍措一带,这里有象雄故都“琼龙欧嘎”等重要遗址;象雄把尔巴则在达果、雍惹一带(即今那曲地区文部为中心的广大地区);而象雄果巴则以藏东琼波孜珠(峰)为中心的大片土地,包括松巴静雪(现青海上部地区)。据史料记载,象雄国曾先后被18位“迦汝”王等众多国王统治,拥有众多城镇、部落,传说其最后的都城叫“穹隆银城”。

 

象雄是雍仲苯教的发祥地,古象雄文明的故乡。有学者认为,  “象雄文化是西藏的根基文化,是佛教传入西藏以前的先期文明”,并早于吐蕃与唐朝建立关系。

 

随着吐蕃逐渐在西藏高原崛起,到公元8世纪时,彻底征服了象雄。从那时起,象雄王国和文化就突然消失了,其文字文献、宫殿遗址等至今无从考证。象雄王国神秘的消亡留下了诸如“古格王国” 等许多待揭之谜。

 

在阿里象雄文化发展协会的安排和中国中央电视台海外中心编导赵忠义先生的全程资助下,我有幸进行这次难忘的象雄文化探索之旅,行程自岗仁波钦下的达钦寺到科加寺——甲尼玛列石阵——穹隆欧卡尔遗址——古格故城——托林寺——阿如的古代石屋——罗波的古人类墓地,最后到措勤,走遍阿里七县一镇,历时16天,体验了阿里的风土人情和象雄文明的深厚底蕴。

 

行程的第一站是科加村。科加村以科加古寺和普兰藏族盛装闻名于世。在西部灿烂的阳光下,红墙金顶的科加寺矗立在美丽的孔雀河边,默默注视着所有来到它跟前的陌生人(或熟悉的面孔),风骨不减当年。而普兰藏族盛装已经不再那么容易看到。乡亲们说他们的服饰历史久远、价值珍贵,想拍的人太多,但是每一次迁动、展示都会对服装、首饰造成损坏,如果要拍希望给一些折损费,也好让动员他们的村干部工作起来方便。最后,在当地村干部的协调下(当然我们付了拍摄费),终于看到有五男五女参加的盛装展示和歌舞表演,的确是精美绝伦的艺术杰作。

而我们在这次活动中的收获是在组织拍摄的人群中有幸结识了科加寺管委会主任勒勒巴桑,他对我们后来的工作帮助很大。

 

他认为科加寺可能建于古代象雄时期,有近两千年的历史,属于本教寺院,当时主供的本教敦巴辛饶青铜像后来供在科加寺主殿旁的转经筒房里,一直到“文化大革命”中还在。“文化大革命”后,科加寺三世活佛千辛万苦从别处把流失多年的一尊“南巴杰瓦”铜像请回科加,成为如今科加寺的镇寺之宝。当地人认为,“南巴杰瓦”就是敦巴辛饶的变身,也多少说明了与本教文化的渊源关系。

 

勒勒巴桑和僧人洛桑带我们到他们的办公室参观。巴桑将他悉心收藏的宝贝一一展示出来,其中有数十张杜齐在60年前拍摄的科加寺建筑和佛事场面,有珍贵的梵文擦擦,有一张他称之为“嘎尔恰”——目录的藏文档案。摊开在我们面前这份古老的藏文原件,无论从字迹、纸张和书法风格看的确有些年头,文中把“科加”写作“卡恰尔”、“卡恰尔那底”,那正是科加的早期称呼。巴桑和洛桑认为文书形成的历史不会少于600年,这份类似于寺产清单的文件内容主要是对当时一次大型维修活动的记载、工匠名录和当时所藏重要佛像的记录。

 

洛桑说,几年前,我们维修寺庙,请来拉萨的专家重新测量并设计图纸,发现寺庙的面积与测量结果出入很多,测得的面积很大,而实际的建筑空间很小,一些墙体的厚度超乎寻常,难道这里面隐藏着什么秘密吗?后来,他们在疑虑最多的大殿二楼打开了一扇木门,发现里面是一道封闭的走廊。他们组织民工小心翼翼地挖开走廊的地面,奇迹出现了,原来,走廊底下是一道秘密的夹墙,里面整齐地供养四座坐南朝北的泥塑佛像,他们赶紧找来“目录”翻阅,发现里面并没有关于这些佛像的任何记载,这对我们了解科加寺的历史有一定帮助。

 

原来,早期的科加寺属于本教寺院,公元11-12世纪时改投噶当派,公元12世纪后转为直孔噶举,在最近的几百年里又改信萨迦派(至今)。他们认为,在漫长的时间长河里,科加寺经过多次改换门面。这在历史的进程和教派的矛盾冲突中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当地人为了保护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物又不致引当政者的不满,修了这道秘密夹墙留存这些当时可能还很信仰的宗教神祗,真可谓煞费苦心。

 

我们用特殊的仪器对这些塑像进行了拍摄,并在回到拉萨后放给西藏社会科学院的专家看,社科院宗教研究所的学者认为这些珍贵的科加塑像明显具有前佛教时期的特征。他们说,当年松赞干布命人塑造第一批佛像时曾说吐蕃人生性多疑、性格倔强,恐难接受外来的文化,(因此)头一批塑像的模特必须是藏族人,并从当地挑选了两个俊男美女作为造像的依据,可以说吐蕃早期的塑像明显具有土著人的面部特征和身形轮廓。而科加寺的这些塑像颇有吐蕃早期工艺的影子,因此非常珍贵,应予保护。

 

有心的勒勒巴桑和洛桑又把我们引到科加村与岗芝村之间一个叫作“恰彩岗”的古人类遗址参观拍照。“恰彩”是叩拜的意思,据说从这里可遥遥望见孔雀河边的科加寺,当地人在这里叩拜、顶礼。但见这是一个山前的平缓台地,满布砾石的坡地上有许多房屋建筑遗址、废弃多时的农田灌溉设施和坍塌已久只露出一片土包的佛塔遗迹。

 

我们在这里发现当地人叫做“东波”的古代石舂,上面有数十个洞眼,最大的洞眼深达15公分,已经完全穿透,据说是用来捣一种从尼泊尔进口的带皮的粗米——“宣巴”,浅的洞眼有的用来捣药,有的用来捣辣椒,石舂的一半已被当地村民砸开领回家中使用。勒勒巴桑说,自从科加寺建成后,很多原来散居在山上的农民逐渐搬到寺庙周围居住,“科加”在藏语中就是投奔、定居之意。当然,气候变化的因素也必须考虑进去。总之,从这里出土的早期梵文擦擦等判断,这片遗址的历史不会短于1000年。

 

在科加呆了四天,从燠热的普兰谷地上到气候凉爽的巴噶草原,海拔提升800米,戈壁的清风吹来,每个人都觉得神清气爽。

 

我们今天的行程是从甲尼玛到穹隆欧卡尔遗址参观考察。沿途,土丘平缓,艳阳高照,岗仁波钦和拉昂措的风光一路相伴,到处是茂盛的“扎麻”——毛刺植物和成群的野生动物,视野开阔。

 

就在大家最不经意的时候,考察的第一个目的地——甲尼玛列石阵已经赫然在目。

 

甲尼玛列石群(石碑)位于阿里普兰县境内拉昂湖以西约20公里一个叫甲尼玛的开阔地上,我们共发现两座石碑遗址,当地牧民称它们为“达热”石碑和“仁钦曲顶”石碑,两座石碑相距1公里,东边的有六根石柱,最高的达2米多,被路人挂上哈达,西边的石柱少些。在这方圆几十公里内都没有石材的戈壁滩上这些孤傲的立石显得突兀而奇特。当地藏族牧民称这种石碑为“斯贝多仁”——宇宙之碑。其实,“斯贝”在藏文中有非常远古的意思……当然,今天已经没有人能说清这些石碑是何年何月因为什么样的缘故立在这里的,它就像大地上的行为艺术,令人猜测和冥想。

 

既然连当地人都无法理解其中的缘由,且听学者们是怎么说的。西藏社科院的顿珠拉杰说,根据我个人的实地调查,发现这类石碑遗迹遍布整个西藏西部和北部高原。根据顿珠啦正在翻译的本教经卷《札巴岭扎》记载:“……当时(第二代藏王牟尼赞普在位时,约公元一世纪),在西藏腹地修建了37座本教师集聚点、37座佛塔、37根水晶石碑和37座墓葬”。这一段描述说明,立白石碑(“白”是指相对于有文字的石碑)的风俗早在佛教传入西藏之前已在西藏高原盛行,而且这些石碑与寺庙、佛塔和墓葬有着密切的联系。

 

至于说到这些石碑的作用,意大利藏学家约瑟夫•杜齐将其简单说成是“巨石阵”。他猜测:“它们是陵墓还是出于某种目的作为区分区域的标志?或许兼而有之?!”而另一位外国学者约翰•布赖查则认为,这种石碑除了墓葬以外还不应该排除另一种功能,那就是“本部落首领、牧师或其他本部族内有威望的人物去世后,为他们而立的纪念碑”。其它还有一种功能就是立盟誓碑,这种传统一直到吐蕃盛行时期还在保留,这一点不难从拉萨现存的吐蕃时期的石碑中可以看出。

 

其实,“白”石碑跟古墓葬遗迹一样,是西藏西部和北部高原上曾经盛行一时的前佛教文化现象,是象雄文化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供稿《布达拉》(2007年第三期)杂志

文章录入:红尘法远    责任编辑:红尘法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 搜索 高级搜索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心 | 友情链接 | 客户留言 |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9 雍仲本波网
    京ICP 备12041266 站长: 红尘法远
    版权所有: 雍仲文化传播中心
    本站承诺:为更好的弘扬雍仲本教,本站所有搜集的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通知我们!